中成药血府逐瘀丸原来如此有用!
 二维码 26
发表时间:2018-06-11 10:11



  这是一个神奇的方子,在讲之前,我先多聊两句。我经常在药店里观察,看到很多中成药躺在柜台里无人问津,我会觉得特别遗憾,其实这些中成药都是按照名方制成,如果会用,效果非常好,就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怎么用,所以才鲜有使用者。所以,我们也别怪中成药在日本发展得如何好,我们自己的,还有很多在睡大觉呢!


  所以,我会一个个给大家介绍中成药的,今天介绍的,是这个血府逐瘀丸


  此方原方叫血府逐瘀汤,是清代著名的中医王清任创立的,今天有各种中成药制品,比如血府逐瘀胶囊,血府逐瘀片,和血府逐瘀丸等。各位去药店或者网络上可以购买。


  首先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我一兄弟,人到中年,血压升高,感觉头胀头痛。同时心烦胸闷,自我感觉心脏乱跳。当时其他各种杂症比较多,但是他最痛苦的是头痛,他觉得无时无刻不受此折磨,尤其是后颈处,总感觉发硬疼痛。



  其实他的症状比较杂,所以比较难以分析,但是我看到他的舌头是胖大的,舌质黯,微微有点紫暗。脉弦数。


  我只是通过他舌质颜色黯,判断他有瘀血,同时根据脉象判断他肝气不舒,多数的肝气不舒的舌形是尖尖的,但是也有胖胖,颜色黯淡的,这种舌象多是那种性格闷闷的,爱生闷气的人会如此。


  判断清楚后,我推荐给他血府逐瘀丸。他去药店买来,只吃了一天,第二天就告诉我,头痛好了,然后血压逐渐在下降,他大感神奇,后期将继续调理。


  那么,此方为何如此有效呢?它到底是治疗什么病的呢?让我们细细来讲吧。


  在王清任的《医林改错》书里,这个方子治疗的疾病或者说是症状有19条,即:头痛、胸痛、胸不任物、胸任重物、天亮出汗、食自胸右下、心里热(名曰灯笼病)、暓(mào)闷、急躁、夜睡梦多、呃逆(俗名打咯忒)、饮水即呛、不眠、小儿夜啼、心跳心忙、夜不安、俗言肝气病、干呕、晚发一阵热。


  这些症状或者说是疾病,乱七八糟,咋一看,好像都不挨着。


  而王清任的叙述更乱,他说这个方子是血府有瘀血,而这个“血府”的概念,他叙述的是有些站不住脚的,他说的血府是:


      “血府,即人胸下膈膜一片,其薄如纸,最为坚实,前长与心口凹处齐,从两胁至腰上,顺长加坡,前高后低,低处如池,池中存血,即精汁所化,名曰血府。”


  虽然王清任很重视解剖,但是,这种说法后世的解剖学人士也是不认可的,所以,根据这个立论,来创立的方子,到底是治疗什么的呢?


  可以这么说,因为王清任自己对血府的论述比较奇特,而他自己也没有解释过自己立方的本意,所以,这大大地影响了此方后世的普及。


  而王清任自己又说,方子是千锤百炼而来,效果非凡。而后世的医家对此方也特别推崇,认为疗效确实如此,比如上海已故著名中医颜德馨,他特别推崇此方,说此方用处极大,几乎可以包打天下,据颜老的弟子们讲,很多患者颜老都是用此方打底治疗的,疗效确实好。


  那么,此方到底是治疗什么病的呢?


  这个方子的组成是:当归九克、生地九克、桃仁十二克、红花九克、枳壳六克、赤芍六克、柴胡三克、甘草三克、桔梗四点五克、川芎四点五克、牛膝九克。


  基本组成,是疏肝理气的四逆散,和活血养血的桃红四物汤组成的。他给加上了桔梗和牛膝,一升一降,调畅气机。


  疏肝理气,和活血化瘀?那么,到底这个方子是治疗什么病的呢?让我们从王清任的叙述和方子组方本身来寻找蛛丝马迹吧!在王清任叙述的症状里,首先有这么几条和情绪有关:


1.“俗言肝气病:无故爱生气,是血府血瘀,不可以气治,此方应手效。”


  王清任认为是瘀血引起了情绪不佳,其实,多数情况是情绪不佳,肝气不舒,肝气郁滞导致了瘀血,而两者又互为因果。


2.“瞀闷:即小事不能开展,即是血瘀。三付可好。”


  其实这也是一种情绪疾病,就是我们通常说的爱生闷气。王清任叙述不清楚,其实是爱生闷气,导致了肝气郁滞,导致了瘀血。


3.“急躁:平素和平,有病急躁,是血瘀。一、二付必好。”


  这也是情绪病,王清任认为是有瘀血,情绪就会急躁,这也对,确实此类患者会胸闷气急,情绪也会受影响。但是,肝气不舒和有瘀血是互为因果的。


4.“夜睡梦多:夜睡梦多,是血瘀。此方一、两付全愈,外无良方。”


  这种情况,肝气不舒者多。过去北京中医药大学赵绍琴老先生治疗肾病,多用活血凉血之法,但是诊断时会问患者:“晚上睡眠梦多吗?”患者回答梦多,赵老就会在方子里加上柴胡、黄芩、川楝子三味药来舒肝,赵老的经验是:肝气不舒者夜梦会比较多。


5.“不眠:夜不能睡,用安神养血药治之不效者,此方若神。”


6.“夜不安:夜不安者,将卧则起,坐未稳又欲睡,一夜无宁刻,重者满床乱滚,此血府血瘀。此方服十余付,可除根。”




  我所见到的失眠,基本都是血虚和肝气不舒两大原因所导致,两者必居其一,所以王清任自己也说安神养血如果没有效果,就用此方。


7.“干呕:无他症,惟干呕,血瘀之症。用此方化血,而呕立止。”


8.“呃逆(俗名打咯忒):因血府血瘀,将通左气门、右气门归并心上一根气管,从外挤严,吸气不能下行,随上出,故呃气。若血瘀甚,气管闭塞,出入之气不通,闷绝而死。古人不知病源,以橘皮竹茹汤、承气汤、都气汤、丁香柿蒂汤,附子理中汤、生姜泻心汤、代赭旋覆汤、大小陷胸等汤治之,无一效者。相传咯忒伤寡,咯忒瘟病,必死。医家因古无良法,见此症则弃而不治。无论伤寒、瘟疫、杂症,一见呃逆,速用此方,无论轻重,一付即效。此余之心法也。”


  干呕和呃逆,都是肝木横逆克脾土,胃气上逆导致,肝气不舒的一个重要症状,就是呕逆,其中包括胃返酸、呕吐、打呃、干呕等,王清任仅仅是列举了症状,未能与肝气不舒相联系。


9.“心跳心忙:心跳心忙,用归脾安神等方不效,用此方百发百中。”


  肝火炽盛之人,心脏亦受影响,以木生火故。所以肝气不舒的症状里面,有心烦、胸闷等症。结合临床来看,肝气不舒的患者会有心脏的种种问题。王清任自己也说,用安神等方法没有效果的,此方百发百中,这是排除法。


10.“头痛:头痛有外感,必有发热,恶寒之表症,发散可愈;有积热,必舌干、口渴,用承气可愈;有气虚,必似痛不痛,用参耆可愈。查患头痛者,无表症,无里症,无气虚、痰饮等症,忽犯忽好,百方下放,用此方一剂而愈。”


  肝气不舒的头痛头晕的情况很多,属于肝气瘀滞所带来的反应,王清任自己也给排除了一些气血亏虚、外感导致的头痛,我们自己分析,就可以清楚他说的病因了。


  王清任所叙述的症状,上面的几条是典型的肝气不舒导致的。下面的症状,则是与瘀血有密切关系的:


1.“胸疼:胸疼在前面,用木金散可愈;后通背亦疼,用瓜蒌薤白白酒汤可愈。在伤寒,用瓜蒌、陷胸。柴胡等,皆可愈。有忽然胸疼,前方皆不应,用此方一付,疼立止。”


  其实这是典型的肝气瘀滞的反应,胸中气机阻滞,导致瘀血。


2.“胸不任物:江西巡抚阿霖公,年七十四,夜卧露胸可睡,盖一层布压则不能睡,已经七年。召余诊之,此方五付全愈。”


3.“胸任重物:一女二十二岁,夜卧令仆妇坐于胸,方睡,已经二年,余亦用此方,三付而愈,设一齐问病源,何以答之?”




  这两者是胸中有瘀血,导致气机紊乱,感觉失调的症状,比较奇特,但是确实有这样的患者。


4.“天亮出汗:醒后出汗,名曰自汗;因出汗醒,名曰盗汗,盗散人之气血。此是千古不易之定论。竟有用补气固表、滋阴降火,服之下效,而反加重者,不知血瘀亦令人自汗、盗汗。用血府逐瘀汤,一、两付而汗止。”


  瘀血会导致体内气血津液的运行障碍,因此会出现汗的异常。我讲过,我曾经治疗我的一位老年亲属,女性,每天凌晨腿部大汗如洗,尤其腹股沟处严重。请中医治疗两个月无效。我当时判断这是肝经循行线路,是肝气不舒导致的瘀血,所以用舒肝加活血化瘀的方法,三副药汗收。


5.“心里热(名曰灯笼病):身外凉,心里热,故名灯笼病,内有血瘀。认为虚热,愈补愈瘀;认为实火,愈凉愈凝。三、两付,血活热退。”


  俗称“外寒内热”,这不是外感引起,而是气血运行不畅,阳气闭塞于内,格阴于外导致的,和四逆散证类似。


6.“晚发一阵热:每晚内热,兼皮肤热一时。此方一付可愈,重者两付。”


  夜晚发热,原因很多,瘀血也是原因之一。


  以上是和瘀血有关的症状,还有的症状,是王清任观察到的比较奇怪的现象,我们现在并不能完全理解,但是也不能主观判断加以否认:


1.“食自胸右下:食自胃管而下,宜从正中。食入咽,有从胸右边咽下者,胃管在肺管之后,仍由肺叶之下转入肺前,由肺下至肺前,出膈膜入腹,肺管正中,血府有瘀血,将胃管挤靠于右。轻则易治,无碍饮食也;重则难治,挤靠胃管,弯而细,有碍饮食也。此方可效,全愈难。”


  王清任描述的这个问题,令人费解,有可能是食道疾病?比如食道癌?他也说痊愈很难,这是谜团。


2.“饮水即呛:饮水即呛,乃会厌有血滞,用此方极效。古人评论全错,余详于痘症条。”



  这种现象我观察过,有的患者咽口水都呛,用此方确实有效。机理何在?有待研究。


3.“小儿夜啼:何得白日不啼,夜啼者?血瘀也。此方一、两付全愈。”


  这个我还没有观察过,有机会各位同道可以试试,其中原理,有待研究。


  通过对王清任描述的症状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此方的主治,是肝气不舒和瘀血。而这两个病因,会互为因果,在我们现在看来,肝气不舒引起的瘀血的情况比较多。


  现代人,情绪不佳者非常多,因此,由于肝气不舒导致的瘀血,多如牛毛。我每天会看到很多瘀血的舌象,而我相信,引起这些瘀血的原因,肝气不舒是一大罪魁祸首。



  所以,如果发现自己有瘀血,同时有肝气不舒的症状,则可以用这个中成药来调理,如果再配合一些三七粉等活血化瘀之品,我想我们的身体会逐渐恢复的。



  我觉得这个中成药的重要地位,还没有被完全开发出来,人们可能还没有想到,现代社会如此需要这个方子。根据我的判断,这个方子的价值,和逍遥丸是一个等级的。它在调理现代人的身体方面,有太多的用武之地。


  从这个角度来看,上海已故著名中医大师颜德馨老先生,一生以此方为主,加减化裁,就可以治疗那么多的患者,是大有道理的,老先生以其对现代社会深刻的洞察力,精到地选择了这个古代名方。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插件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