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前列腺炎该怎么调理?
 二维码 63
发表时间:2018-06-08 09:58



  前列腺疾病大家已经不感觉陌生了吧?很多男性都被慢性前列腺炎给折磨着,那么,这个病到底有什么症状呢?到底该怎么调理呢?我们今天来简单地聊聊。


一、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


  首先,我们要知道慢性前列腺炎分为细菌性的和非细菌性的两种,其中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有反复发作的下尿路感染症状,如尿频、尿急、尿痛、排尿烧灼感,排尿困难、尿潴留,后尿道、肛门、会阴区坠胀不适,持续时间超过3个月。这种情况,在中医里面,我们往往管这种情况叫湿热下注证型。


湿热下注证型

  这种情况,中医调理一般会用清利湿热的方法,比如中医经常会用经典方剂:程氏萆(bì)薢(xiè)分清饮加减来调理。用的药物大致有:萆薢、黄柏、石菖蒲、茯苓、白术、莲子心、丹参、车前子等药,也可以加入一些清热解毒之药,也有的医家认为,这种证型是慢性前列腺炎的主要问题,所以会动用一些清热解毒的药物,在清利湿热之外,解毒散结。我觉得,在湿热严重,或者热毒壅盛的时候,一定是以驱邪为主的,因此这种思路是首先要采用的。


二、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


  而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主要表现为骨盆区域疼痛,可见于会阴、阴茎、肛周部、尿道、耻骨部或腰骶部等部位。排尿异常可表现为尿急、尿频、尿痛和夜尿增多等。尤其是小腹疼痛和腰痛,往往会比较持久。由于慢性疼痛久治不愈,患者生活质量下降,并可能有性功能障碍、焦虑、抑郁、失眠、记忆力下降等。




  在这个时候,中医会总结出来几种类型,比如:气滞血瘀证、肝气不舒证、气虚不固证等等。


  严格地说,在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的发病过程中,这些证型也会存在的,我们会根据程度,来适当加入相应的药物。但是在慢性非细菌性前列腺炎中,这样的证型会更多的。


气滞血瘀证型

  对于气滞血瘀的证型,我们可以采用清代《医林改错》中的少腹逐瘀汤加减,所用的药物,可以有:小茴香、干姜、延胡索、没药、当归、川芎、肉桂、赤芍、蒲黄、五灵脂,熬水饮用,也可以酌情加入一些比如桃仁、红花、丹参等药物。


肝气不舒证型

  至于肝气郁结证,则比较多见,肝气不舒的因素,在此病的发展过程中,会起到一个明显的作用。这个证型多见于忧郁倾向的患者,因情志不遂,精神郁闷,肝气郁结,气滞血瘀,郁久化热,内扰精室,最终导致此病。主要症状是:小腹、腹股沟、会阴、睾丸胀痛,终日闷闷不乐,周身不适,头痛、口苦、失眠,苔黄、脉弦数。至于治疗,可以用加味逍遥丸,或者是柴胡疏肝散等方子调理。


肾气亏虚证型


  而我所遇到证型最多的,其实是肾气亏虚的证型,在正常的情况下,如果一个人的身体健康,正气充足,是不会患此病的,之所以患病,一定是正气不足,比如房事过多,年老体衰,肾经亏虚,精气不固,然后,才是湿热蕴积。所以,这样的患者,多数是肾阴肾阳俱亏,精血不充,奇经受损,这才是致病基础。甚至有老中医指出,此病是奇经之病,实乃真知灼见。


  这样的患者,往往缠绵不愈,头晕神疲,食少神疲,腰酸腰痛,甚至稍劳后尿道即有白色分泌物溢出,腰骶(dǐ)、会阴部酸软、疼痛,下肢不温或厥冷,双膝无力,阴囊湿冷、阳痿、早泄、甚至滑精,舌淡胖边有齿痕。


治疗这种证型,我有个经验方,写给大家,以供参考:


  熟地十五克、怀山药十五克、生黄芪十五克、当归九克、枸杞子九克、菟丝子九克、补骨脂九克、仙灵脾九克、巴戟天九克、炒杜仲九克、桑葚子九克、鹿角霜九克、知母九克、黄柏六克、白花蛇舌草十五克、桑枝九克、丝瓜络九克、甘草六克。


  此方大部分药是补肾的,然后配合少量的清利湿热的药物,稍佐通络之品。如果舌苔特别厚腻,可以考虑先化痰祛湿,然后再用此方调补,其中药的选择和份量,都是仅供参考,各位可以请附近的中医根据自己的情况加减。




  曾经有位男士长期小腹疼痛,开始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病因,检查肠道亦无问题,后来检查是前列腺出了问题,我根据症状判断,他是肾气大亏,于是向他介绍了此方,结果用了一副,就觉得小腹疼痛的症状缓解了大半,第二副就几乎感觉不到疼痛了。后来减少了药味,继续服用,体质有了明显的恢复。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因为此方是温补肾阳的药物较多,因此服药后,要注意控制房事,保护肾精肾气。


  除了我讲的这种肾阳肾气不足的证型之外,还有肾阴不足的情况,可以根据病情,用知柏地黄丸等方子调理。


  现在,我发现正气不足的人非常多,这种正虚,是很多疾病的致病基础。在调理的过程中,如果不能扶正,则邪气很难彻底清除。其实在明代的时候,各种补法已经日臻完善,比如我日前不断讲的熟地的用法,在明代就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在清代,有医家提出了这样的说法:就是在有邪气的时候,如果使用补法,会把邪气“补住”、“补在里面”。包括名医徐灵胎等都说过这样的话,而且他们对补法非议较多,其中原因可能是当时医家把补法有点滥用了。但是,清代的医家文学功底都不错,他们这么一批评,搞得这种说法很深入人心,结果本来可以扶正驱邪的,不敢用补药了,本来可以攻补兼施的,也单事攻伐了。这就是一种矫枉过正的做法,今天我们需要用公平的眼光来看这个问题,对此心中必须有数。


  其实我不大赞成那种“把邪气补住”的说法,张仲景在小柴胡汤里面用人参,会不会把邪气补住?攻补兼施从来都是可以使用的方法,掌握两者的尺度而已,一个“把邪气补住”的说法,不知会耽误多少后人。


  像慢性前列腺炎这样的疾病,证型很多,但是在病情平稳期,如果能抓住肾虚这个主因,提升肾气,同时再清利湿热,则中医对于此病的优势会非常突出的。

   

  此病西医的治疗手段不多,但是发病比较广泛,中医大有用武之地,我今天写的,只是抛砖引玉,希望有更多的治疗思路和方法被总结出来,最终帮助患者维护健康。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