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理慢性腹泻的泡脚方——乌梅丸加味
 二维码 120
发表时间:2018-05-18 09:22



  总有朋友留言问慢性腹泻的问题,这里面,有很多人患上的是溃疡性结肠炎,还有什么肠易激综合征等,总之,症状是,常年腹泻,遇到吃油腻的,吃冷的食物了,甚至是坐到凉的椅子了,都会腹泻,还有的是一旦紧张了就是腹泻。


  这种腹泻,用温阳的药,暂时见效,但是旋即复发;用清利湿热的药物,也是当时见效,然后几天就无效了。




那么,这到底该怎么调理呢?


  我曾经和毕业分配去肛肠医院的同学探讨过,我说感觉这类患者很多啊,她说其实患者的总数并不是特别多,但是因为哪里都治不好,总是在各个医院重复地出现,所以觉得特别的多。


  这个病,西医就基本没有优势了,世卫组织甚至曾经将此病列入到无法治愈疾病中去,这是肛肠医院的同学说的,我不清楚具体是如何划分的。



那么,中医对此有什么有效的思路吗?


  有的,其实我写过此病的文章,因为是很久之前写的,总有朋友问,所以现在再给大家写一遍。


  原来,这个慢性腹泻的病症,很多都是寒热错杂的。首先,此时体内有湿热,为什么呢?这些患者服用寒凉的黄连类药物,马上就见效,这说明是有湿热的,但是很快就复发,这又说明问题复杂。


  那么,这是阳虚吗?有的人用温阳的方法来治疗,因为这些患者很多都是早晨腹泻,有的是吃凉的就泻,让人怀疑阳虚,如果我们看舌头,确实很多人都是舌质淡白,这是阳虚的标志。可是,用了温阳的药物之后,也是好几天,然后再复发。


结果这搞得大家很困惑,这到底是个什么病啊?这么狡猾呢?


  可是,我们的医圣张仲景早就想出了办法,他认为,这种长期的腹泻是寒热错杂之病,是既有寒,又有热,是介于阴阳之间的一个病症,叫厥阴证,因此我们不能用一个寒或者热的思路来治疗它,要寒热并调,于是,他就给出了一个方子:乌梅丸


  他说,乌梅丸“又主久利”,这个“久利”,就是长期的腹泻。


  张仲景这四个字,写得可能是太简单了,所以后世重视不够,但是虽然字数少,却意义重大。


  所以,张仲景在治疗这类疾病的时候,会用到寒热两类药物,用热药来温阳,用苦寒的药物来清热。兵分两路,分别调理。


  大家看,人家张仲景并没有认为世界上只有一个寒证,或者只有一个热证,人家是寒来了,用热药;热来了,用凉药;两者都来了,我就两路兵马一起上!



这就是中医的思路,这是正路。



  所以,在用这个方子治疗慢性腹泻的时候,核心的药物是:


  寒的药物:黄连六克、黄柏六克;热的药物是:制附子六克、炮姜六克、艾叶三克;然后收敛的药物是:乌梅九克。





  这六味药是基本方子,这是乌梅丸这个方子的核心药物,原方里面还有几味药,此处可以不用,我们用的是仲景的思路,未必用他的原方。


  然后,我们在这个基础方上面加味。我们先来加点什么药物呢?


  这要看这个慢性腹泻到底是怎么患上的呢?


  一般都是饮食不节,导致湿热蕴积,同时,肆意使用寒凉,导致阳气受伤。


  但是,我们必须清楚,很多患者,是有情绪失调的影子在里面的,而且,这种压力,还不是一两天的,在中医里面,厥阴经的病,应该是六经里面最深一层的了,所以,这种郁结应该比较深。


  肠道与情绪的关系,西医研究了很多,他们认为人的腹部有数以亿计的神经元,与情绪关系密切,它们不受理智支配,而情绪一波动,它们就有反应。所以这个被称为“腹脑”


  而中医认为,足厥阴肝经的循行路线,就会进入少腹部,而《黄帝内经》里面认为,足厥阴肝经失调所生的病,就有:“胸满,呕逆,飧泄”。


  虽然很多人认为张仲景的六经与经络不是一回事儿,但是,在临床上我们会复合应用,因为确实在实践中有应用价值的。所以,我们会把调理分成两个阶段。


  在调理这个慢性腹泻的第一个阶段,我们会在原来的基础药上加上疏肝理气的药物,方子为:


  柴胡六克、枳实六克、白芍九克、陈皮六克、白术九克、防风六克、香附六克、黄连六克、黄柏六克、制附子六克、炮姜六克、艾绒三克、乌梅九克、白花蛇舌草三十克、炙甘草六克。


  方子里面的制附子单独包,先熬半个小时,然后下入其他药物,添热水,再熬四十分钟即可,药汁兑入温水,泡脚,每天两次,每次二十分钟。


  这是第一个阶段的调理,我的经验,此类病,几乎很少有不是有情绪失调的影子的,所以,时间长了,我基本的套路就是,上来先用这样的方子,把肝气疏开。如果不这么做的,一定效果不佳,还是要回头重新疏肝。


  在用前面的方子一两个星期之后,情况应该得以改善,此时,我们进入第二个阶段,我们再加上一些补脾气的药物,方子会变成这样的:


  党参九克、白术九克、怀山药十五克、茯苓九克、香附六克、黄连六克、黄柏六克、制附子六克、炮姜六克、艾绒三克、乌梅九克、白花蛇舌草十五克、炙甘草六克。


  熬药的方法与前面的一样,也是每天泡脚两次,每次二十分钟。一般这个方子坚持一段时间,慢性腹泻基本就可以痊愈了。


  这个方子当然也可以口服,因为我介绍的是保健的方法,所以推荐大家泡脚,如果真的病情比较严重,是可以口服的,如果要口服,则方子里面的“制附子”这味药,需要先熬一个小时,然后再下入其他的药物,熬四十分钟即可,早晚各服用一次。必须让当地的医生根据具体情况,稍作加减,才更妥当。


  这个慢性腹泻,我觉得这个乌梅丸的思路,是最后的终结者了,坦诚地讲,我印象中还真没有见到这个思路无效的时候。


  这个调理思路,是医圣张仲景提出的,而我最终重视,是看了现代沪上名医董庭瑶老先生、顾丕荣老先生的论述后,才重视起来的,这么多年,受用无穷。


  但是,在服药期间,最重要的是,是要忌口,不要喝酒,不要吃油腻的食物,清淡饮食,最好每天配合怀山药、薏米、莲子肉、芡实等食疗补脾之品,熬粥,熬大米粥小米粥都可以,等完全好了以后,再慢慢放开。




  另外一个这里面要注意的一个问题是:患者一定要先去医院检查,排除肠癌的可能,因为肠癌很多也是腹泻,便秘和腹泻交替,所以一定要排除,不要把肠癌当做慢性腹泻来治疗了。


孕妇忌服此方。


  有朋友问:“那是否所有的腹泻都可以用此方调理呢?”


  也不是的,此方所调理的这种腹泻,是非常顽固的腹泻,西医会诊断为溃疡性结肠炎、肠易激综合征等病。这种情况,往往都是其他各种方法试过没有效果的。


  一般急性的腹泻,当然需要清利湿热,对症处理。受寒而致的腹泻,也确实需要温阳处理的。


  比如,我就曾经经过每天早晨腹泻,稍微早晨凉到一点就腹泻,我是介绍使用四神丸调理好的。


  现代的很多疾病,其实古人有很多思路可以解决,我们需要很好地继承,否则,那么多病被全球列入无法治愈的疾病,患者受苦,可是我的古方却躺在柜子里睡大觉,这是多么遗憾的事情!


  还是《黄帝内经》里面说的好:“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这句话,是激励我们前行的动力。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插件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