恼人的“四弯风”该如何调理?
 二维码 80
发表时间:2018-05-10 09:35


  之前我写过文章,讲亲人之间的相互影响,一个人的情绪不佳,会引起其他家庭成员的身体疾病,其中,我举了例子,讲的就是一种皮肤问题,叫“四弯风”,结果数位网友留言,问此病该如何调理,我这里就聊一下,大家可以借此问题,反思一下家庭成员中,是否有这种互相“捣乱”的问题。


  这种四弯风,多见于孩子,其实成人也很多,我们叫湿疹。那么,为何叫“四弯风”呢?原因是其皮损的位置,大多在肢体弯曲的地方,比如手腕,肘部,脚踝,膝部,臀部等,典型的是在两个上肢和两个下肢的弯曲处,所以叫四弯风。


那么,此病是如何引起的呢?该如何调理呢?


  一般认为,是血热生风,有湿热之毒蕴积于身体,所以导致皮肤出现湿疹,所以,多数的传统治疗方法是凉血解毒,疏风散邪。


  对于传统的治疗方法,我不予评价。或许是有的有效,有的效果不佳。我倒是观察到,找到我的这些朋友,身体的问题好像是另有玄机。


  我最早的时候,观察到这些朋友的舌型,多数是尖尖的,就是我描述的肝气不舒的舌型,这让我把情绪不佳,和他们的皮肤问题联系了起来,开始寻找他们情绪方面的问题,结果发现,肝气不舒的指征,在这样的患者中广泛地存在。


  但是,医学是严谨的,肝气不舒的情况,可以广泛地存在于所有的人群中,这是否就是此病的一个重要病因呢?


关于这点,我们可以根据中医理论来推导:


  中医认为,肺主皮毛,而肝气不舒,肝火炽盛,会导致木火刑金,也就是肝火把肺金给融化了,用现在的语言体系来说,就是情绪系统的失调,会引起呼吸系统的改变。而中医的肺主皮毛理论,让我们知道皮肤问题,可能是由肝气不舒引起的。


那么,为何此病单单在关节处发病呢?


  中医认为,肝主筋,而这个筋,最多出现在骨与骨连接的部分,所以,肝之病,有些会在这里反应出来的。


  这样,无论从临床症状,还是理论分析,肝气不舒都可以确定与此病相关。中医是门非常有趣的学问,如果你没有深厚的中医理论,单靠经验和验方,可能取效一时,但是无法应付变化莫测的疾病状态,古代中医之所以有生命力,完全是因为我们有一个系统的理论在那里。


那么,用这样的理论指导,效果如何呢?


  对于这种情况,我基本是用小柴胡类方加味,调和肝胆,疏肝理气,结果居然效果不错。


  记得有位朋友找我,说她皮肤有湿疹,主要在脖子,两肘部,手腕,臀部,膝盖部,我看她的舌象,是肝气不舒的情况,问她起病之前的情绪,她说是家庭关系的问题,主要是婆媳关系,让她整天气闷,难以疏解,几乎到了要崩溃的地步。整夜失眠,口苦头晕。




  于是,我就用小柴胡汤,加上一点疏肝理气的药物,结果是眼看着皮损消退。她非常感激,但是,至于她的家庭关系的问题,我后来确实没有精力跟踪。所以,此病的最终结果我不觉得会乐观的。


  所以,我现在感觉,治病,要治疗一家人之病,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


  再举个孩子的例子,是我一位关系非常好的大哥的朋友,找到我后,告诉我孩子的病情,我看到以后,心生怜悯,觉得孩子太可怜了,家长叙述孩子大致病情如下:“2岁2个月,正在停用母乳,已经患病好久了,每天晚上抓挠的厉害,夜里12点到凌晨3点最厉害,必定会挠出血或者出水,吃了北京某医院的清热解毒的中药,结果睡觉更加不好,翻来滚去。孩子脾气大,容易急躁,容易激动和疲劳,下眼袋大发青。16年年初喝了另一个北京中医院的中药,之后开始有蛀牙,现在门牙已经断了,口水特别多……”



  其实家长叙述的病情很多,我只是节录了一下,从叙述可以看出,问题多出现在肝经,比如夜里12点到凌晨3点挠得厉害,这个时候是肝胆经当令,说明问题就在这里。同时孩子脾气急躁,都是肝气不舒所导致的。


  所以,开始我就用微信语音对家长讲了情绪的问题,但是此时没有太多涉及,因为有的家长会就此反感,觉得怎么把问题往我们身上推呢?所以,就此停止咨询的家长也是有的。


  此时,我觉得孩子的正气不足,所以首先要扶助正气,于是就用了三个方面的思路:消食导滞、滋养肝阴、补益脾胃。这是来做先头工作,中医叫“开路方”


  方子:生麦芽六克、焦三仙六克、炒鸡内金六克、炒莱菔子三克、白芍六克、山萸肉六克、桂枝三克、白术六克、茯苓六克、怀山药六克、炒薏米六克、炙甘草六克。


  这里面除了白芍,几乎都是食品级的,熬水代茶饮。根据孩子的接受程度饮用即可。


  用后,家长的反馈是:“手腕、脚踝浮肿减轻,挠痒减少,结痂面积缩小,晚上睡眠比以前挠的轻点,口中水减少。”


  接着,孩子感冒了一次,我觉得这是正气充足,开始身体有所反应,要排除邪气。所以让家长正常治疗感冒即可,用小儿柴桂退热口服液,排邪外出。


在孩子感冒痊愈后,开始给孩子开了疏肝理气的方子,用来泡脚:


  柴胡六克、黄芩六克、党参六克、焦三仙各六克、炒鸡内金六克、陈皮六克、法半夏三克、竹茹三克、枳壳三克、白芍六克、白术六克、茯苓九克、怀山药六克、炒薏米六克、连翘六克、炙甘草六克。


  本来我开的时候说也可以喝一点,但是孩子拒绝,所以就都用来泡脚了。后来几次调整方子,都是以此方为加减,后期在舌质变红后加入了滋阴之药,但是都是用来泡脚的。


  同时,外涂我介绍过的黑豆馏油,家长在网络上买到了。配合口服三豆加乌梅白糖汤。用黑豆一把,黄豆一把,绿豆一把,乌梅五个,白糖两调羹,熬水两个小时,当做饮料给孩子适当喝,具体量可以根据孩子的喜好增减。


  这个时候,我和家长聊天聊到了家长的压力问题。


  很多朋友认为,是孩子有病了,家长担心,才会家长也肝气不舒,但是,其实这个方向的是次要的。我所观察到的,多数是父母两人都是紧张型的性格,工作压力巨大,或者家里环境复杂,自己本身就肝气不舒,所以会导致孩子身体的问题。



  像这样两岁的孩子,这么小,哪里有那么复杂的外来患病因素呢?推理都可以知道多数是来自父母的。其中更多的是家长长期的情绪不佳,引起了孩子的身体问题,这里面有遗传,有母乳喂养,这两个渠道都会直接地影响孩子,另外,一种我们看不到的“气场”的影响也是不容小觑的。


  这个时候,孩子的父亲也问我,他自己的皮肤问题怎么办?我一看照片,也是典型的肝气不舒引起的皮肤问题,在双手上。一问果然,孩子家长的压力都很大,也需要调整。这是多么的典型的例子,其实,此时父亲同时服药调理,就会更好的。于是,我也介绍了疏肝理气的方子给他。然后是孩子母亲,也是焦虑型的,所以,我觉得只有这样全家都改善情绪,调整气氛,才是给孩子真正创造一个恢复的环境。


  对于这种情况,我一般会让患者全家开会,大家是否希望孩子的病彻底改善,如果有决心,则必须达成共识,大家都改变,放下包袱,不再每日紧锁眉头,都积极阳光,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给孩子恢复的环境。


  结果,从那以后,这个孩子的调理,日日向好,家长反映孩子睡眠状态好了很多,不再哭闹,经过了一个多月的调理,现在皮肤以及和以前相比,以及改善了很多。大家可以看到之前的图片,和现在的相比,已经改善了许多,基本可以看到皮肤的原来状态了。



  但是,在发来最后这张照片后,孩子的父亲突然问我:“罗老师,孩子手上的粗糙皮肤要多久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当时我看到他的问话,心里咯噔地沉了一下,为什么呢?因为这说明,这位父亲的焦虑依旧存在。其实,看到了向好的变化,说明调理方向对头,此时,要相信孩子的身体,相信大自然的力量。如果此时仍然在算痊愈的时间,说明内心仍然急迫。这种急迫,反应的是焦虑并没有调整过来,这些焦虑对孩子的恢复没有好处的。


  所以,调心之路是很漫长的,如果我们能够好好关注对自己的调整,淡化对疾病的焦虑,则对疾病的恢复,会非常有好处的。


  目前,这个孩子仍然在调理中,其实一般情况下,我都会仅仅介绍思路,然后请家长请附近的医生来调理,但是这个孩子的皮肤照片实在让我揪心,所以跟踪了一下。这次我把我的思路写下来,并不是告诉大家,可以把这个方子抄下来就用,这只是提供思路的,具体应用,可以请附近的中医帮助开方子调理,毕竟这不是养生的问题,是具体的疾病,每个人的情况不同,需要方子有所加减的。


  但是,我写这些,也同时希望大家知道,其实,这种疾病只是一个警示,一个小小的警示,尽早意识到:“家长的不良情绪,会导致孩子的疾病”是好事,因为,如果意识不到,持续这样下去,对孩子的整个身体和心灵,都会有不好的影响,这种影响,会持续一生,后果更加严重。这估计是家长们之前没有想到的,我这里提出来,希望大家共同认识。


  有时候,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疾病反而是好事,是一种警报,它提示我们,该调整了,该复位了,这种警示,是我们生命中的一课,您如果认识到了,对日后的生命,是件幸运的事情。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