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剑指“新冠”: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二维码 109
发表时间:2020-03-28 09:20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2020年,可谓是“梦幻”开局。


自武汉始,一场令人猝不及防的疫情就这样爆发开来,很快便席卷了整个中国。


在经过短暂混乱的无措后,我们很快调整了状态:启动一级戒备,抗疫医疗舰队组建归位,封城、支援、捐助、自我圏禁......


在这场战役里有人挺身而出,有人奋不顾身,有人铁肩担道义,有人慷慨应然诺,有人永远留在了那里,有人仍在前仆后继....


1月23日武汉全面封城,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武汉在这个危难时刻,选择“封一座城,守护一个国家。”



中医剑指“新冠”: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危难时刻显身手

张伯礼院士呼吁: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应发挥更大作用!


当天,第一支中医国家队即抵达武汉与金银潭医院对接。


1月27日,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抵达武汉,进驻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该院当天即被纳入定点收治医院。


2月3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南楼一病区8名确诊患者出院,这是首批以中医药或中西医结合方式治愈出院的患者。


2月6日上午,18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重症患者从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出院回家。中央指导组专家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介绍,这批患者接受的是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案。


2月15日,中国新闻网官博发布消息称“湖北一半以上确诊病例都用中医药治疗”。



中医剑指“新冠”: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与国内疫情越来越多的好消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外疫情的飞速蔓延。


2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办事处(WHO EMRO)官方推特称埃及卫生和人口部确认发现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当初所有人都认为中国是重灾区,我们好了,这事也就过去了。
没想到对于全球来说,这只是个开始。


2月24日,巴林、科威特、伊拉克、阿富汗和阿曼相继宣布在本国首次确诊了新冠肺炎病例。


2月25日,中东地区有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国家已经增至9个。其中,伊朗95例、巴林17例、阿联酋13例、科威特8例、以色列6例、伊拉克5例、阿曼4例、阿富汗1例、黎巴嫩1例。


3月2日,世卫组织召开新冠肺炎疫情例行发布会,会上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目前中国新冠肺炎新增病例数持续下降,而过去24小时内中国境外新增病例数几乎是中国境内新增病例数的9倍。


3月19日,谭德塞当天在例行疫情简报会上说:


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20万例,死亡病例超过8000例,但中国首次报告无新增确诊病例,“这是一个惊人的成就”。


中国愿意分享经验

3月19日晚的视频连线中,来自欧盟、美国和以色列的医疗专家与在武汉的中国医生,就疫情防控、新冠肺炎诊疗等方面进行交流。


3月20日晚,央视《新闻联播》报道了3月18日(CGTN)“全球疫情会诊室”特别节目中,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张伯礼院士等中医专家与美国同行们分享交流中医药抗疫经验。


3月23日下午,在国新办于武汉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央指导组成员、国家卫生健康委党组成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余艳红表示:


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中,有74187人使用了中医药,占91.5%,临床疗效观察显示,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


中方通过远程视频交流,与多国分享了中医药诊疗经验,同时向意大利、柬埔寨等国家派出中医专家,提供了多种中医药品。



点击图片播放视频

全球抗疫,中医走向世界


全球战“疫”已经全面展开,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此前在日内瓦表示,中国是目前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最具经验与成果的国家,中国抗“疫”经验值得借鉴。


而在中国的战“疫”方案中,发挥中医药优势、坚持中西医结合是最显著特征之一,在尚未有特效西药和疫苗的情况下,中医药治疗新冠肺炎的明显疗效正在被越来越多人认可。


伊朗:建议中方专家提供中药治疗方案


韩国:很希望借鉴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经验


中国工程院院士黄璐琦介绍,目前韩国方面很希望借鉴中医药预防、治疗新冠肺炎的经验。尤其是借鉴参考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筛选研究的模型、实战实效性的体现。


英国:中药需求快速上升


中医剑指“新冠”: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被误解的中医

被渐渐理解的中国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庞震苗教授,曾在短视频中表示:


中医药在抗病毒的战疫中从未缺席,缺席的是患者对中医的“信任”和“接受”。


17年前,非典来袭,国医大师邓铁涛主导使用中医方案治疗非典患者,做到了4个0:零死亡,零转院,零感染,零后遗症。


中医在抗击非典时发挥了独特而巨大的贡献,让全社会对中医药治疗传染病、急重症的疗效有了全新的认知和极大信心。


17年后的今年,新冠肆虐,湮没无声的中医再一次站出来。


听起来似乎有点“侠之大者,事了拂衣”的超然洒脱,然而事实确让人有些嘘唏。


在那场与SARS的对抗中,中医的实际贡献被淡化,很多人至今都不知道中医在那场非典疫情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2003年10月举行的总结会(庆功.广州)上,中医界竟然整体缺席!



点击图片播放视频

如果不是这场疫情,中医可能永远也入不了一些人的法眼。


在西医没有特效药,疫苗还遥遥无期的时候,中医中药在此次抗击疫情中,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


一场疫情,一个转机,中医中药再次崭露头角。


网上有学者讨论:


是中医救治新冠,还是新冠在抢救中医?

对此,笔者不置可否。


不管新冠有没有出现,千百年来中医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中医不需要新冠来救,但抗击新冠,却需要中医的参与。


归于平静之后,

中医是否会再次湮没?

正如庞震苗教授所言,中华五千年历史,没有什么时代,中医药是缺席的。


她总是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匆匆救场,在我们不需要的时候又寂寂退下。


战国齐女钟无艳冒死请谏齐宣王,成一段佳话。当代虚构戏说又加了夏迎春这号人物形成对照,俗语戏称“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这场疫情过去,中医是否会再次悄然退场?笔者不得而知。


笔者只是想说,我们应该内求。应该回归到祖国传统文化里,去挖掘祖先的智慧。


什么是真正的中医?


非典、SARA所展现的只是中医的冰山一角,“上工守神,治未病。下工守形,治已病”,我们现在真的做不到。


多年以来,我们的触角拼命的往外延伸,拼命的与世界接轨,我们与自己的文化渐行渐渐远,扪心自问一下,祖宗留下的那些璀璨的瑰宝,我们守住了多少呢?


民族文化如果失去了灵魂,何谈文化自信?


我们的《洗冤录集》是世界上最早的法医文著,除此之外,还有《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小儿杂证直诀》《本草纲目》......


尔曹空恨咸阳火,焚后残书读尽无?


且不说发扬光大,除弊革新了。单单是这些经漫长历史留下的残书孤本又通读多少呢?


我们需要打一场

文化的翻身仗

虽然这一次的战役我们胜利在望,但我们也为之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可下一次呢?风雨飘摇的中医还能承受住下一场风波吗?


中医文化博大精深,那不是一个水到渠成的神话,她需要我们去发现、去探索、去延伸......


我们要做的,绝不仅仅只是对伟大的歌颂,对成功的铭记,对不朽的惦念。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捡拾起我们丢掉的文化,去挖掘祖先的智慧。


那我们应该做出哪些改变呢?


教育着手:我们呼吁普及中医,从娃娃抓起,教育着手。中医故事、中医文化、防病、治病的极简中医方法......让孩子认识中医、了解中医、爱上中医。


政策方面:让中医有话语权。


建议国家卫健委分设“中医局”和“西医局”两个部门。中医院以中医为主,西医院以西医为主。中医局管中医院,西医局管西医院。



建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设立“中药监督管理局”和“西药监督管理局。”


市场:呼吁有良知、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加大对中医药的研究、创新和发展,国家也应出台鼓励政策,从政策、资金、税收等方面鼓励企业们的发展。


全面发展中医:保健用品属于中西非药物疗法的一部分,是中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不属于行政许可的项目,在市场中饱受欺凌、污名、在夹缝中求生。按说靠市场经济这双无形之手,但因为种种市场经济的壁垒,享受不到市场经济的红利。


中西非药物疗法是中医的重要组成部分,保健用品是中医非药物不可或缺的疗法,行政许可的项目干嘛以正嗣自持,把非行政许可的中医非药物疗法当远房?又何必以中轴自居,而把保健用品当远方?



回归到之前的话题:当这场疫情过去,中医是否会再次悄然退场?


在中华五千年历史,没有哪个时代,中医药是缺席的。她总是匆匆救场,又寂寂退下。她不需任何人救,但我们却需要她来救我们。


被误解的中医,是否会重新回归到我们的生活?我想是可以的,前提是我们对她的回归多投以关注的目光。




99%的人还阅读了

中医,唤醒了无知的世界

中医很忙!全球超500万人收看中医药抗疫经验

社会主义+中医药,才是健康中国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