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中医药,才是健康中国的方向

 二维码 26
发表时间:2020-03-23 09:35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瑞士是资本主义国家中的佼佼者,也是生物制药顶级大国。然而,瑞士政府和生物制药在这次疫情中表现非常糟糕。疫情教育了中国和世界民众:在所谓“特效药”和中药之间,谁才是能救命又廉价的特效药。社会主义+中医药,才是健康中国应该追寻的方向。


若不是疫情,大多数中国人不会关注到“特效药”这三个字。中国主流媒体持续宣传“无特效药”论,等于做了一场全民深度科普。


所谓特效药,是西医药的一种说法。研究表明,新冠病毒通过与人体细胞蛋白质结合,到达入侵、混淆视听的作用,最后完成复制、攻击人体肺部器官。如果用一种药物能够阻止病毒与蛋白质的结合,就有效阻止了病毒的复制,从而也就治疗了新冠病毒肺炎。能起到这样作用的药物,就被称作特效药。


瑞士诺华制药公司研制的抗白血病药物格列卫,就是代表性的特效药。格列卫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成功研制的小分子靶向药物,2001年首先在美国市场推广,可以有效地控制慢粒白血病人的染色体变异。它的工作原理是融合基因,使人体蛋白(BCR-ABL)得不到磷酸,不能活化,就发不出指令,细胞的增殖态势得到抑制,从而提高患者生存率。


社会主义+中医药,才是健康中国的方向


“特效药”格列卫的原理


据说格列卫的出现,使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从以前的不到 50%,增加到了 90% 左右。这样的疗效是很可观的,对死亡边缘的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是救命稻草。成人白血病患者中,20%属于这个类别。一般的人群中大约每十万中就有一到两个人患有这个疾病。这款药物有着广阔的市场。


然而,药厂不是慈善家。这款药品可以救命,但价格也贵得要命。格列卫最早在中国内地每盒的售价是23500元,一个月一盒,一年就需要28.2万元!2019年,我国医保局将包括格列卫在内的17种抗癌药纳入医保报销目录。经过中国政府多轮艰苦谈判,格列卫价格下调至11000元至12000元左右/盒。即便如此,报销后个人承担的售价依然高达2200元/盒,余下部分由医保基金承担。


无论个人还是国家医保基金,都承受着极其昂贵的价格。有人说,中国生物技术进步很快,我们为什么不能自己研制呢?这从技术上来说是没问题的,可以研制成功,但国际专利法限制了其他国家这么做。诺华制药在探索了很多条研发道路之后,抢先找到了此类药物的最佳制造途径,将其注册成专利禁止他人模仿。他们通过剂量、安全性和效力、质量、作用以及适应症等多个角度、多个方面来注册和行使专利权,最后形成一种绝对垄断。印度有仿制药,效果也非常好,但购买仿制药违反专利法,会遭到药厂起诉,罚款都是天价。2018年火爆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讲的就是这款药的故事。


社会主义+中医药,才是健康中国的方向


说到生产了抗癌特效药的瑞士这个国家,中国人对它很熟悉。瑞士银行、军刀、手表,享誉世界,人均GDP仅次于丹麦,多年位居世界第二。中国人的印象中,瑞士是一个令人向往的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一切人间溢美之词放在瑞士都不为过,简直是人间天堂。只是,多数中国人可能没注意过,它还是制药业大国。除了诺华制药,还有一家叫做罗氏的公司,同样也是世界十大制药公司之一,而且拿过排名第一。


制药业如此发达、医疗条件极好且非常富裕的瑞士,在这次疫情爆发后的表现如何呢?我们只能用呵呵来形容了。人口只有850万的瑞士,截止3月19日已有3888人感染,死亡33人,治愈人数为个位数,是目前世界上感染比例最高的国家,恐怕也是治愈率最低的国家。瑞士与意大利接壤的提挈诺州,每1万居民中约有18人确诊!


瑞士不是制药业大国吗?为什么不马上生产出应对新冠肺炎的”特效药“呢?并非瑞士不想,而是”臣妾做不到“。抗癌特效药格列卫的研发花了13年的时间,这就是西药常见的研制周期。药虽然好,但远水解不了近渴,这就是西药的天然局限性。

社会主义+中医药,才是健康中国的方向

瑞士不是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吗?不是有着高水平的医疗系统吗?为什么应对疫情的表现如此糟糕呢?别忘了,股票、选票和钞票才是政客们关心的主要问题,老百姓的健康都要让路。不管是瑞士这样最好的资本主义,还是美国那样最坏的资本主义,都是如此。

这两个问题不光是瑞士的问题,也是整个西医药和资本主义制度的通病。只是在瑞士的身上,都得到了典型的体现。


短期无法获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就只能坐着等死吗?有没有什么又好又快的药物出现?当然有的,那就是中药!这一点,经过中国媒体最近一个月的宣传,除了别有用心的职业中医黑以外,没有多少中国人不承认了。中国两个月来的治疗已清楚地表明,中医药在新冠肺炎的预防、轻症治疗、重症危重症抢救、出院康复等每一个环节,都显示出了西医药无法企及的惊人速度、效果。


在西医药认为新冠肺炎无法预防的时候,中医药已把原本90%的疑似变为确诊的比例,短短两周便断崖式的控制在了3%!当西医药治疗的硚口方舱轻症患者10%转为重症的时候,中医药治疗的江夏方舱做到了0转化!在西医药为主的武汉协和医院重症治愈率只有10%的时候,同期,广东中医队接管的病区重症治愈率已高达40%!在西医药还在筛选”特效药“的时候,国家中医药总局牵头研制的中药汤剂”清肺排毒汤“,已经让服用过的1200多位患者无一人转重症,有效率高达97%!


社会主义+中医药,才是健康中国的方向


这样的效果,还不能叫做特效药吗?谁才是真正的特效药呢?毫无疑问,这样的中药是当之无愧的特效药,只是话语权不在中医药手里罢了。


回到这次疫情。如果媒体反复宣传的”特效药“就仅仅是指格列卫这样的药物,若由外资研制,其价格想必不菲。瑞德西韦(实验室价格高达3.2万元/100毫克)就是被中国某些媒体跪舔过的明星,曾被包括某院士在内的人寄予很大期望。后来的实验结果并未表明它有什么特别的疗效。相比瑞德西韦3.2万元/100毫克的价格,清肺排毒汤为代表的中草药,两周疗程也不过千把元。


以瑞士抗癌特效药格列卫为代表的西医药,是资本主义利润主导下药物研制的产物。虽然成功的研制也对患者有益,然而利润才是药厂的主要目标。同样药效的生物制药,社会主义制度的古巴的售价,就只有美国的几千分之一。我们不反对研制生物制药,但反对生物制药为利润而生的资本主义制度。让特效药成为暴利工具,是偏离医疗救死扶伤本质。为之服务的专利制度,也应一起打破。


同时,中医药同时兼具的廉价、快速、有效等诸多特点,是生物制药难以具备的。中国应对癌症、心脑血管疾病、突发性传染病等世界性医学问题,应该在不排斥生物制药的同时,更主动、更自觉地发挥中医药的作用,而不只是跟在西方生物制药的屁股后面,亦步亦趋、被动挨打。


能够让中国在健康、疾病领域实现弯道超车的,是中医药;能够让医药系统回归救死扶伤本质属性的,是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中医药,才是健康中国应该追寻的方向。以瑞士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国家,哪怕它是资本主义里最好的国家,应对疫情的不力、医疗系统的崩溃,以及生物药物研发的严重滞后性、暴利性,正在反证这一点。





99%的人还阅读了

全民以中医食疗素养推进健康中国产业!

人民日报:发挥优势,为健康中国贡献力量!

中医食疗药膳,直面健康中国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