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某医院107名重症全部死亡!幸好我们有中医

 二维码 36
发表时间:2020-03-21 09:23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在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各地援鄂医疗队英雄归来的时候,国外疫情却如洪水猛兽般侵袭全球,意大利、伊朗、西班牙、德国、美国、法国、韩国等国确诊病例仍在快速上升之中。

  今天上午,笔者看到一则消息:意大利一家医院重症患者已死亡107人,一例重症患者都没成功治愈。这则消息让笔者都感到非常沉重,再想想面对这种凄惨的意大利这家医院的医护工作者以及这些死去的重症患者的亲朋好友,其心理会是多么绝望和悲怆。

意大利某医院107名重症全部死亡!幸好我们有中医

  从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2018年发表过的一篇报告中,我们获知,意大利的医疗水平排名世界第九,但是截止3月17日,意大利新冠肺炎死亡比例已高达8.3%,远远高出中国一倍。


  面对迅猛发展的新冠肺炎,面对居高不下的死亡率,意大利政府和民众都已经由最开始的漫不经心变成了如今的小心谨慎了吧。但是,就算这些国家坐拥世界排名靠前的发达的医疗水平,就算中国疫情给了全球其他国家近2个月的准备期,他们仍然是没有办法,没有特效药。


  这样的场景,让人不由得想起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西班牙大流感发生于1918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全世界有10亿人感染,死亡4-5千万,超过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死亡人数,成为人类传染病史上最大的灾难。


在这场世界范围中的大流感中,中国也未能避免。但是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中国的流感疫情较为平和,发病率和死亡率较低。因为中医药是当时中国防治流感的主要措施和手段。


意大利某医院107名重症全部死亡!幸好我们有中医


  1918年11月6日,上海《申报》全文刊登了当时定海县知事逢秉乾撰写的《救治时疫之布告》,这份布告以通俗的六言诗形式提到由清代医家吴鞠通研制的“银翘散”是治疗流感的名方,同时建议群众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保持自身良好的卫生状况。(资料来源:基于文献的1918年西班牙流感中国疫情分析——《医学信息杂志》2010年第31卷第1期)


  还有2009年的H1N1流感,起源于美国,在2009年4月25日,世卫组织总干事宣布H1N1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后期世卫组织一再提升流感大流行的警戒线,在2009年的6月11日,警戒级别提高到6级,是世卫组织40年来第一次把传染病警戒级别升至最高级别。


我们再来看一下最终估计数据:


  从2009年4月12日至2010年4月10日,美国估计发生大约6080万例感染、27.4万例住院治疗和12469例死亡。


  中国:截至2010年3月31日,确诊病例12.7余万例,其中境内感染12.6万例,境外输入1228例;已治愈12.2万例,在院治疗4859例,居家治疗46例,死亡病例800例。


  不管是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还是2009年的H1N1甲流,中国的感染程度以及死亡人数都远低于同期全球其他疫情严重的国家。都是由于中国除了有现代医学,还有护佑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优秀传统医学——中医。


写到这里,笔者还想感慨一下,实际上在历史上众多的疫情当中,中医都起到了重要且有效的作用,但是其所产生的影响,被公众认知的程度都远未像2020年新冠疫情这般。这种广为传颂也得益于这些年来信息交流的高度发达。就算是最开始,主流媒体鲜见报道,但是热爱中医相信中医的自媒体人却一直在持续呼吁,密切关注,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舆论阵地,同样至关重要。



再回到2020年中国的新冠疫情下,实际上,中国的疫区湖北,在最开始的时候,中医并没有第一时间介入,是直到2月15日左右,中医才全面深入介入。四川省第一批援鄂中医医疗队成员,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主任医师扈晓宇教授,战疫在武汉协和医院重症病房,现场指导中医救治工作。他说,之前媒体常说“至暗时刻”,对于早期的武汉来说,中医资源少,介入程度低,且没有处方权,而面对重症危重症患者,西医只能是用支持疗法,没什么办法,就是在安慰。也就是那句话:有时在帮助,有时能治愈,总是(一直)在安慰。重症患者的情况可能是一天比一天恶化,这就是“至暗时刻”。


直到中医拿到处方权之后,情况开始一天比一天好。到定点医院要关闭之时,扈教授所在医疗队负责的重症病房,收治了200多例病人,只有2例死亡,转出30多人,其余全部出院,这个治疗成绩是非常惊人的:因为中医药的深度介入,住院时间缩短,大量节省了治疗费用,治愈率提高。这个成绩把同一个队的西医和其他队的西医都给征服了。扈教授还有一段话也非常值得深思:其实一开始西医同道并不认同中医,但随着中医疗效呈现,中西医变得和谐,由和谐带来了最终的胜利。


意大利某医院107名重症全部死亡!幸好我们有中医


  到目前,媒体公开的可循的有关重症危重症的救治信息中,中医的中药、针灸都获得了非常好的救治效果。可以肯定地说,在西医仍没有好的办法,没有特效药的现在,中医以众多的救治案例证明了中医药、针灸以及中医的“组合拳”就是切切实实的“特效药”!


  回到治疗本身来说,在看到医疗水平发达的西欧国家,其面对重症患者时的无能为力,笔者想,作为中国人,在感到无限悲悯之时亦有无限感叹,叹中国有中医,叹中医虽被打压却仍顽强挺立,叹中医虽艰难却仍能最终力挽狂澜,叹中国疫情之后中医应有发展之机,叹世界疫情之后中医可能有望成为全球医学。


  最后,作为已经走出“至暗时刻”的中国人,笔者为身在社会主义中国而骄傲,为我们的中医感到自豪,中国已经在输出带有中医药的中国经验,深深地祝福全球其他正处于“至暗时刻”的国家及人民,尊重生命,尊重医者,尊重经过残酷考验但已基本取得决胜的中国经验,救民于水火,早日赢得曙光!






99%的人还阅读了

陈农夫药膳:中医是一种生命哲学

中医中药才是最科学的!

摒弃对中医的偏见,此时我们必须团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