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不怕被质疑,但是怕被遗忘!

 二维码 43
发表时间:2020-03-15 09:07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导言:疫情过后,怎样让像张伯礼院士一样的中医人少些担忧,多些底气?我们希望非典之后,对中医的刻意遗忘,不要再被重复!

  

中医不怕被质疑,但是怕被遗忘!

  3月3日,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在武汉接受了人民日报新媒体的专访。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张伯礼院士说了这样一段话——


  “最后,我想提醒的是,疫情过后也别遗忘了中医药,还是要继续推进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在近日中国-世卫组织的疫情考察专家组中沒有中医药专家,疫情报告中,中医药几乎沒有涉及,这令人十分遗憾。”


  作为一位主动请战,已在抗“疫”一线奋战一个多月的中医老兵,是什么让他如此无奈、感慨,甚至担忧疫情过后中医的处境与地位?


  一、中医泰斗联名上书,承诺1-3天退烧


  17年前的SRAS,疫情突然降临广州,所有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时87岁的国医大师邓铁涛老先生临危受命,担任中医专家组组长。其力挽狂澜,迅速扭转局面,创造了中医抗击非典0死亡、0转院、0感染、0后遗症的伟大战绩!


  可是,成功的经验一开始并没有被接纳……


  在北京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中医泰斗们看到广东治疗非典的成功经验迟迟未能在北京获得应用心急如焚,卫生部门却仍然以非典是传染病为由禁止中医插手。


  最后通过各种渠道付出艰辛努力,终于成功上书温家宝总理。联名书中,中医对国家做出承诺,可以1至3天内使发烧病人体温恢复正常。


  2003年5月8日,温家宝转给吴仪,吴仪当天下午即召开了会议落实部署。


  至此,中医才得以进入北京抗击非典的战场!当然,之后还有各种困难,但都在领导人的关心下获得了实质性的进展,最终为北京非典的成功治理做出了巨大贡献。

  

中医不怕被质疑,但是怕被遗忘!

 

 当时主管医疗的副院长周先志介绍说,治愈率高的主要原因是:1.专家组有效指导。2.重视心理治疗。3.中西医结合疗法。


  相比前面两条,第三条“中西医结合疗法”才是实锤。


  国务院研究室原副司长陈永杰等人在给国务院的报告中甚至明确指出:中医药介入后,北京非典的死亡率下降为之前的五分之一。

  

  

         二、非典庆功宴没有邀请中医


  然而,就此非典一战,并没有改变中医的地位,对中医的偏见依然存在。


  2003年7月24日发布了《关于表彰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决定》。尽管中医在治疗SARS疾病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据资料显示:


  在100个“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集体”中,99%的是西医医院。500名先进个人中60%是各级领导干部,西医医务人员占37%,中医医务人员仅占3% 。


  2003年10月,广州隆重召开了抗击非典庆功大会,可是却没有请中医参加。


  即使多年以后,邓铁涛提及此事依然内心不平,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中医不被重视而痛心,因为中医是中国的瑰宝,个人可以被遗忘,但中医一定要珍视!

  

      

  三、历史重演,“非冠”开局就遗忘中医


  从抗击非典的历史经验来看,中医的效用远远超过了西医,此次抗击新冠疫情的战斗中,我们应该给中医更多用武之地。可是在疫情早期,我们发现中医还是被遗忘了。


  1月20日,国家领导人在云南视察时,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制定周密方案,组织各方力量开展防控,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


  当日,国家卫健委发布1号公告: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列入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


  1月21日下午,科技部副部长徐南平组织召开“新型冠状病毒联防联控会议”,成立以钟南山院士为组长、14位专家组成的肺炎联防联控科研攻关专家组。


  迅速启动科技攻关项目,着重在病毒溯源、传播途径、动物模型建立、感染与致病机理、快速免疫学检测方法、基因组变异与进化、重症病人优化治疗方案、应急保护抗体研发、快速疫苗研发、中医药防治等10个方面进行部署。


  当时虽然中医药防治作为10大方面之一,但主要思路仍是:按照西医的办法,尽快研制出有针对性的药物。


  当时我国境内累计报告病例只有224例,其中确诊217例,疑似病例7例。在病毒感染者的实际诊疗方案中,也未出现任何有关中医药的踪迹。


  1月23日晚上,专家组成员李兰娟表示: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有效抗病毒药物还没有;对于重症患者,在抗击H7N9禽流感中建立的一套“四抗二平衡”策略行之有效。


  当时的思路是,按照西医的办法,尽快研制出有针对性的药物。1月24日,大年三十,钟南山向媒体透露,已有几种药物准备用于临床治疗,“已经确认是安全的,但具体疗效还需进一步观察”。


  而在此之前的治疗方案和主治人员中,也都是西医为绝对主导。根本没有看见中医的影子。


  但随着疫情迅速扩大、各方面信息的云集荟萃,小心思兜不住大局面,情况终于开始发生变化。


  2月2日,由武汉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组发出的红头文件,要求所有定点收治机构2月4日24点前给疑似和确诊中轻度患者服用中药,药方是由国家、省、市专家组联合发布的。


  遗憾的是,这个文件没有得到有效执行。甚至中医黑们曾一度说这个是假文件。


  2月7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面向全国发出文件,推荐使用中药“清肺排毒汤”。这个文件在湖北仿佛再一次石沉大海。


  2月12日,网络上流传一份文件显示:湖北新冠肺炎患者中医药使用比例只有30.2%,远低于全国87%的水平,中医药的作用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影响了救治效果。

  

中医不怕被质疑,但是怕被遗忘!

  

中医药早期在武汉的边缘化和无视,使中医药的预防和治疗优势未得到充分发挥,非常让人痛心。


  2月21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说过这样一句话:“在此次新冠肺炎的疫情防控中,中医药积极参与,主动作为……”。


  什么叫“积极参与、主动作为”?这句话难免会让人联想,难道一开始,中医并不是立刻上场的,而是自己主动请战的?


  也就是在期待疫苗和特效药无果,而疫情又迅速蔓延难以遏制时,才隆重登场的。

  而就在各大媒体还没摸清风向,正在积极宣传还没有研制成功的各种西医“神药”时,中医已经大面积的把人治好了。


  荧幕中的镜头,也悄然之间换了人。


  国防部挺中医,中央纪委挺中医,力量对比此消彼长,到了某个点,我们发现,风向突然就变了。


  很多人说,当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时,中医挽救了无数生命,而此次疫情也挽救了中医,多少人从不相信中医,到愿意尝试中医,到为中医呐喊,全国上下,一波又一波关于中西医的讨论被激起。


  中医不怕被质疑,但是怕被遗忘。

  

中医不怕被质疑,但是怕被遗忘!


  4“非冠”过后,请大家记住中医


  这次新冠疫情,中医抗疫从参与者变成主力军,表现耀眼,有目共睹。


  3月10日武汉地区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3月11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在接收经济参考报采访时,曝光了这样一组数据:


  江夏方舱医院(武汉唯一由中医接管的方舱医院)收治的567例新冠肺炎患者以宣肺败毒汤和清肺排毒汤为主,截至目前没有一例患者转为重症,没有一例患者出舱后复阳。

  而硚口方舱医院收治的330例患者,几乎未予以中药治疗,后有32例患者转成重症。我们可以算了一下,中医的重症转化率为0,西医的重症转化率近10%。


  同时,截至3月3日0时,在全国的确诊病例中,中医药治疗病例达到92.58%。其中,湖北省和武汉市的参与比例分别为91.86%、89.40%。武汉市隔离点当日服用中药患者的比例为96%。所有方舱医院累计服用中药人数超过90%。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首批52例患者(普通型40例,重症10例,危重症2例),分为中西医结合治疗组34例,单纯西药治疗组18例。


  数据分析显示:中西医结合组与西药组相比,临床症状消失时间减少了2天,体温复常时间缩短了1.74天,平均住院天数减少了2.21天。


  中西医结合组2例患者从普通型转为重症,单纯西药组6例转为重症。临床治愈率中西医结合组,较西药组高30%。


  看了张伯礼院士曝光的这组数据后,越来越明白最近为什么全国的省委书记密集力挺中医药抗疫?这在历史上可能是绝无仅有的。


  为什么要力挺,根本原因就是中医药在战疫中所发挥的无可替代作用和独特优势,随便打开网络搜索相关信息,这种密集力挺用铺天盖地来形容也是不为过的。

  

  只要给予足够的重视,中医交出的答卷,足以证明自己的能力!


  可是,疫情过后,怎样让像张伯礼院士一样的中医人少些担忧,多些底气?我们希望非典之后,对中医的刻意遗忘,不要再被重复!




99%的人还阅读了

开战疫情,中医完胜!0:113,这还不算吊打吗?

疫情过后不要遗忘中医!

2019年的不断失去,却让我更加认识到中医的神奇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