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走天下》中风后遗症,用药如用兵!
 二维码 55
发表时间:2018-03-05 10:45


  “中医的治疗方法是很丰富的,一般来说,都是根据病情选取相应的一种。但中风是种较为严重的疾病,因为这种心脑疾病不光内忧,更有外患。患者的肢体偏瘫,表示着人体气血通道,也就是经络的不通,内服药物虽有作用,但‘红花虽好,还需绿叶扶持’,那就要用针灸、推拿等这些能直接起到‘通’和‘动’的外用的治法来帮助了……”


中医走天下


金宏柱教授


南京中医药大学  教授,博士生导师。


曾数十次受邀前往意大利、德国、葡萄牙、英国、爱尔兰、丹麦、挪威、日本等30余个国家和地区进行医疗、讲学,所到之处因其良好的工作和治疗效果,更受到了各国民众和媒介的如潮好评。


中医走天下

“太太现在还好吗?”


迎着我们小跑过来的菲佣惊喜地对着一脸急切的老冯报告说:“先生,太太的病开始好转了啊!您走后没多久,她就醒了,叫我帮她洗漱后,还要喝了一点稀粥,小姐刚才从香港来电话询问病情,太太还亲自和小姐说了话呢!”


“真的!”老冯兴奋地亮着大嗓门,快步带着我们走进了患者的房间。


和昨日相比,患者真是判若两人,冯太太以微笑迎接着我们,虽然很是虚弱,但她此刻神色安详,气息调匀。再次脉诊,左手寸、关部脉象已去弦紧之态,和其他部脉象一样的细弱中,再凝神指下,叫我高兴的是,患者双手尺部脉象已明显感觉到有气来复。


我让菲利普也试诊了一下患者的脉象,并对他和老冯解释说:“昨日诊脉,左寸、关部弦紧,显示心、肝脉气火过于亢盛,这对于中风的患者来说,是一种很危险的提示。人体脏象,五行学说中,心属火,肝属木,肾属水。肾水生肝木,肝木生心火,这都是一种母与子的相生关系。但是一旦病重时,被称为人体‘先天之本’的肾脏,必然要被耗伤在先,此际若是再有肝、心气火的过甚,那则更会反侮相侵,使得肾气愈加衰败。所以昨日只觉心、肝脉弦紧,而肾脉难测。脉象论说中,肾脉为诸脏脉之根本,一旦显示肾脏盛衰的尺部脉象无气甚而无根,这在治疗时,是令医生十分棘手的事,预后不容乐观。所以,治疗时我用通腑泻下的方法,意在先行祛除气火,看来这个方法是奏效了,现在的脉象,就是很好的佐证啊。”


聪明的菲利普理解地连连点头:“我明白了,现在患者心、肝脉平和,也就预示着体内气火渐消……”


“心火除则肝气平,肝气平则肾脉复,这叫做‘子和则母安’,教授,我也说对了吧?”老冯一旁插话说。


我很惊诧他一点就通的颖悟,确实,肾脉渐复,是病渐起的好兆头,但三部脉象具示细弱,这就表示人体赖以生存的气、血等物质严重的不足。如果说通腑平肝是我治疗中风经验的‘三板斧’第一招的话,那么,我的第二招就要健脾益气了。中医理论解释,脾胃在人体的重要性一直被称作是‘后天之本’,其功能可以化生气、血而丰满、主管肌肉。中风恢复期主要见证就是气、血不足,肌肉萎缩,肢体偏瘫。所以,当此时期,调治患者的脾胃,也就是常讲的消化功能吧,就是治疗的重点所在了。”


我望了望和菲利普同样聚精会神聆听的老冯,笑着对他说:“昨天我们不是谈过‘用药如用兵’吗?今天,我这个元帅又要升帐调兵遣将了啊。”


“好啊,好啊,我就是想听您布阵用兵呢!昨天您譬喻说,内子病情犹如城内空虚,群寇蜂至之际,当急遣精兵悍将,劫其粮草,断其后路,以作釜底抽薪之举,细想之下,此举确属用兵之精要。那么,如今内子已数番更衣,所谓腑气已通,气火渐消之际,元帅又当如何举措呢!”看来我又搔到了老冯的痒处,惹得他又文绉绉地兴奋起来。


“虽说昨日首战告捷,敌寇锋锐已挫,但其势众,仍是不可轻敌。大黄、枳实将佐,性烈刚勇,一战功成,即当召回节制,恐其逞胜恋战,以防节外生枝。当今之计,即可崇古方‘补阳还五汤’补气活血、祛瘀通经之策,先养精蓄锐,固守城池。继而会合外援勤王之师,如是内外夹攻,何患不指日功成。


“战策论析精辟,冯某佩服之至,即请元帅发号施令!”


我忍住笑,略作沉思,取笔处方:潞党参 15 克,云茯苓 12 克,炒苍白术各 9 克,炙干草 3 克,赤白芍各 12 克,川芎 9 克,全当归 12 克,桃红各 9 克,细生地 15 克,制香附 9 克,广地龙 18 克,全瓜蒌 15 克(打),炙鸡内金 15 克,焦楂曲各 12 克,威灵仙 12 克。


中医走天下


“您这个方子里还是未用主药黄芪啊?”看来菲利普对“补阳还五汤”这张方剂药味记得是很熟了。


“对,今天的处方中还是未用黄芪,记得昨天我说过,黄芪确实大补元气,但“补阳还五汤”中嘱用量大,这就还需注意到患者的实际病情,过分虚弱又舌苔腻浊者,骤用则一恐患者虚不受补,二怕补药恋邪之弊。这种情况下,你注意到没有,处方中前四味药,实际就是补气方剂里最著名的‘四君子汤’!再综合整个方子用药的配伍,其中也还寓有了补血活血的“四物汤”、理气健脾的“越鞠丸”方药,可以说我此时综合的这个处方,要达到补益气血、疏经通络的治疗功效,就是着重建立在调理脾胃,和缓图之基础上,渐而产生的。根据我的临床经验,在患者现在的情况下用‘四君子汤’代替黄芪过渡,比立即就大量使用黄芪要好。当然,这张处方使用一个疗程后,患者如舌苔不再腻浊,舌质也开始变淡,那时就可以渐而量大的使用补气力专的黄芪代替‘四君子汤’了。”


“好一个‘四君子汤’,顾名思义,‘君子处世,礼让谦谦’,元帅用兵不仅深有法度,还合‘夫子中庸’之精髓,冯某真正佩服之至啊!”


提问题的菲利普尚未反应,一旁的老冯倒是很会意地掉起文来。惹得我实在有点忍俊不禁地想和他再调侃几句:“其实,昨日处方中,我虽重用大黄为将,枳实为先锋,但军中不可一日无主,其时‘四君子’虽未全数登堂,但其中君药党参,业已在茯苓的辅佐下入室了啊!”


果然,老冯又似十分理解地慨叹发挥道:“元帅不唯妙算,而且用心良苦,窃也以为,昨日方中若骤以‘四君子’联袂而易黄芪,举动过于招摇。此临阵易换主将者,实乃兵家大忌也,果如此作为,当防军机外泄于敌,衍生变故;再恐慢了前方将士立功杀敌之心。现如是循序,则深合掌兵用人之道,真有诸葛韬略遗风啊!”


“深谢主公褒赞 !”我也做秀地向老冯双手一拱,“哈哈哈”……两人不由得相视而笑出声来……


中风后遗症


中风

针灸治疗


患者安静地接受了我的头皮针刺法,留针之际,我又在患者的偏瘫肢体采取了揉、搓、摩、擦等各种手法的中医经络推拿治疗。菲利普在一旁认真地看着,并忙碌地记录着我的取穴和操作步骤。乘我略作歇息时,老冯一旁又发问了:“教授,记得您昨天针的是肢体,今天怎么又变换了方法?”


“中医的治疗方法是很丰富的,一般来说,都是根据病情选取相应的一种。但中风是种较为严重的疾病,因为这种心脑疾病不光内忧,更有外患。患者的肢体偏瘫,表示着人体气血通道,也就是经络的不通,内服药物虽有作用,但‘红花虽好,还需绿叶扶持’,那就要用针灸、推拿等这些能直接起到‘通’和‘动’的外用的治法来帮助了。而这些外用治法,其中方法、手法又是多种多样,根据我的临床经验,如昨日是用体针,今日再改用头针加经络推拿,以后或配合耳针、火罐、艾灸、手法点穴等等,这样交叉、相互协调的运用,疗效就会更加显著。”


我耐心地解释到这里,又笑着对老冯说:“这些方法也是我前面‘升帐派兵’时所谓的‘外援勤王之师’啊!” “哦,对,对,这种譬喻真的十分形象,唉,中医的学问真是了不起……”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插件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