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大家讲讲一代名医祝味菊的故事

 二维码 91
发表时间:2020-03-06 09:32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大家早上好!


前两天我一直在给大家讲伤寒温病这个事儿,其中提到了一个重要人物,就是民国的时候,上海有一位名医叫祝味菊。祝味菊提出了邪气应该分成“有机之邪”和“无机之邪”。那么大家就好奇,祝味菊到底是谁呢?我跟大家来聊一聊。



儿时启蒙


其实祝味菊的地位,应该是跟张锡纯有一点相似的,都是中西汇通的一位医家。但是现在大家对他的了解不是很多,所以我介绍一下祝味菊。


祝味菊本来是浙江绍兴人,因为小时候家里面他爸爸去世了,所以他被送到了他的姑父家里,就是寄养在姑父家里。他姑父在成都,当时在成都是主理盐务,大家知道,管盐务这个事儿,应该是很有钱的,他经商赚了很多钱,所以家里面有很多书,藏书丰盛,因此祝味菊小的时候,就看了很多书。



给大家讲讲一代名医祝味菊的故事



这个人聪明,他姑父请了几位名家,就是那种大儒,很有名的儒家学者给他讲课,而且请了中医老师给他讲课。讲着讲着觉得这个孩子有点不好教,他问了很多问题,有点问题超前,所以没办法,老师回答不了了,就自己去翻书学。


后来他进了四川的军医学校学西医,攻读两年以后,有机会上日本留学,他又跟着这个学校的日本老师,到日本去了,这个老师很喜欢他,就带他到日本学习。到日本学习以后又回到了成都。大家知道,在四川成都有一个中医学派,叫火神派,特别擅长使用附子,所以祝味菊在这耳闻目濡,跟着学习,逐渐就形成了自己的学术风格,特别擅长使用附子,这是祝味菊后来的特点。



于上海行医的特别经历


在成都行医一段时间后,他就到上海来了,他在上海行医的过程很有意思。


大家知道当时的上海,江南,流行什么学派?温病学派。这个温病学派认为外邪来了,主要是热邪来了,温热之邪。所以温病学派特别擅长用清热的方法,清热去湿,凉血等等。可是有时候,这种学派如果太流行了,大家就不问三七二十一,什么病来了,都用温病学派清凉的药往外透邪气等等,都想用这个思路治疗。


那么祝味菊当时到上海来,他没先去行医,而是先微服私访,到各个门诊去走去看,看大家都怎么开方。结果看着看着觉得很失望,为什么呢?


他说这些名医看病,不管什么患者,全是给你清热,虽然能判断你这个病发展到什么阶段,判断得都很准,什么时候卫气营血,什么时候在气分,什么时候到血分了,能给你判断清楚,甚至这个患者什么时候死,都能给你判断出来。所以他说“料病情发展如神”,但是治疗不行,一步一步总是越来越退却,邪气总是出不去,没治好。


所以祝味菊当时看在眼里,他觉得不行,他就开始行医。


他行医有他自己的思想,他学过西医,这个人很有意思,他把中医西医的思路结合起来,他认为外邪来了,《伤寒论》里面讲的六经什么的,都是人体抗邪的反应。那么这个外邪来的时候,这个外邪包括有机之邪和无机之邪。过去中医说的六淫,风寒暑湿燥火,应该都是外界的环境,影响你身体的变化。他甚至说,这里面最主要包括你身体对外界环境的反应,这种反应比如说受寒了,我身体冷了,那么这种冷,我管它叫“邪气”,他说实际是你自己的反应,这个是无机之邪。那么在无机之邪的环境里,在干扰下,有机之邪就是细菌,病毒那种东西,有机的生物,所有这一切,活的生物,都叫有机之邪。那么它进入你身体开始繁殖,开始往里面走,这两个邪气进来以后,你身体出现各种各样抵抗的状态,那么这些状态,我们说就是“六经”。


比如说“太阳证”,他说太阳证就是身体开始奋起抗邪了,这个时候身体有强有弱,但是他抗邪了表现出的情况,就叫“太阳证”。


那么我们说“少阳证”是什么呢?少阳证就是你抗邪能量有点不足,就像电池,有电没电,这个时候灯会一亮一亮的。那么你身体时而有电,时而没电,蓄积体力又有电了,所以这个时候是抗邪时断时续的,一阵一阵的,那么这是少阳证。


“阳明证”,是抗邪太过了,身体组织大量能量,奋起抵抗,这个时候抗得太过了,人会进入高热状态。这个时候就像前两天讲的,免疫应答过度了,会有炎症因子的风暴,是这样的,那么怎么办呢?我们要尽量抑制它一下。


那么,“太阴证”是抵抗开始不足了,“少阴证”是抵抗更不足了,这两个都是抵抗不足,就是你的体能原来可能就不足,或者因为患病以后消耗,所以抵抗不足,陷于低迷状态了,这是“太阴”,“少阴”是可能抵抗不足更厉害了。


“厥阴”是身体最后开始奋起抵抗了,就是转机了,要么战胜,要么失败。所以他说这几个证,六经的辨证都是身体抗邪的不同状态。


您看到没有,他有自己的思想,他不排斥西医,而且当时有外国医生到上海来,他和两个外国医生合起来开了一个中西医诊所,三个医生,两个西医一个中医,开一个诊所一起在那看病,这在当时上海是很时髦的。


那么祝味菊刚开始在上海看病的时候,大家并不接受他,患者并不多。经过几次看病的过程,几个很有名的案例,最后他出了很大的名。



故事一



当时上海有一个儿科名医叫徐小圃,他家里是几代儿科传下来的,是有传承的,所以是儿科名家。当时徐小圃是温病学派的,在上海很有名,有两个儿子,叫徐仲才(这个徐仲才后来是上海儿科名家)和徐伯远。徐伯远这个孩子当时患了伤寒重症,就是外感的重症,当时陷入昏迷了,神智已经不清了,孩子已经抽了,开始胡说八道,有神昏谵语的表现了。那么当时请了很多医生,因为徐小圃自己是名家,那是上海的小儿王,很多名医都是朋友,所以大家来了给治病。凉的药都用了,一看神昏谵语了,肯定是有热,要清热,所以开了很多凉药,但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当时是病情危重。


因为祝味菊在当时很有名,他这个理论很厉害,那么这个时候就请祝味菊来了。祝味菊来一看,这个时候你要看这个人是什么状态,他这个神昏是什么样?是正气不足了,无力抗邪,你应该改成温阳,把他身体正气激发起来,才能把疾病抵抗出去,现在你们用的都是凉药,给他冰伏住了,这哪行啊!越用正气越不足。所以他就开麻黄附子干姜这些温阳的药。


当时其他医生一看,我的天呐,这人都神昏了,都热到极点了,还开这么热的药,不行!所以当时徐小圃开始没给他吃,后来祝味菊问,说怎么还没效果呢?不对呀?这哪行呀!你肯定没给吃!一看真没给吃。然后祝味菊就急了,这个事儿是这样的,我给你开方,如果真出了事我负责。祝味菊看病有一个特点——具结,什么意思呢?立字据。就是我看不好,你到时候砸我招牌去,我这是负责的,一定给你看好,几天的时间,限时间给你看好。所以他就说,你就按我的吃吧,你就别推托了,否则的话就危险了。


当时徐小圃没办法,就硬着头皮,给这个孩子吃了。这个吃药还是祝味菊监视的,吃完以后祝味菊还不走。他说这要是走了,你们可能又给减量,又不给吃了,所以我在这待着。


这两个人在屋里坐着,夜里面仆人慌慌张张就跑过来了,找徐小圃,徐小圃当时就说了一句话,说几时走的?他认为这个孩子已经不行了,他就想仆人这么慌张走过来,肯定是孩子已经去世了。结果仆人说,孩子醒了。徐小圃一看,真的假的?马上跑过去看了,一看孩子醒了,要吃饭了。他说了不得,还是祝先生厉害,于是就请祝先生,您再接着开方子,结果祝味菊几副药下去,把这个孩子给救过来了。


这个徐小圃一看,想了好几天,这个事儿给他触动太大了,他说我号称儿科名家,儿科世家,小儿王的牌子在那立着呢,我居然连自己的孩子都治不了,人家祝味菊来了,几副药就治好了,他说我这个牌子挂得没脸呀,怎么办呀?告诉仆人,把这个牌子给我摘下来,摘下来干吗呢?拿着这个牌子到祝味菊那去。说祝先生,您这个水平太高了,我不敢称儿科名家,因为治病跟您差得太远了,我们以前是朋友,现在不论了,我拜您为师,您得教我。


祝味菊一看,你我是兄弟呀,怎么能成师徒呢?说拜我为师,那不行,怎么办呢?你俩儿子交给我吧,我教他们。结果这两个孩子就跟着祝味菊学,后来这两个孩子都成了儿科名家。我刚才说了徐仲才是上海儿科名家,徐小圃和他儿子最后开方子,都变成温阳学派的了,就号称“祝派”,跟祝味菊学的一派。这个徐小圃也把自己的学说放下了,受祝味菊影响,所以后来他们开方子,说一定有干姜、细辛、五味子这三位药,这个一定有,也擅长用附子。所以后来徐小圃他们家门诊量特别多,每天几百号。



给大家讲讲一代名医祝味菊的故事



这是祝味菊和徐小圃的故事,说明祝味菊的治病手法确实很厉害。徐小圃作为儿科名家,自己儿子都治不了,祝味菊上去几副药就治好了,所以这人很厉害。



故事二



那么祝味菊他的出名还跟什么有关?还跟他脾气有关,他特别善于辩论,喜欢辩论。我觉得他脾气还有点暴躁,有时候有点急,是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这么一个人。


他出名有一次是因为这么一个事儿,当时有人请他看病去,这家的病,这个孩子病得挺重,跟徐小圃的儿子有点像,当时也是神昏了,已经快昏迷了,不行了。请其他医生怎么治都治不好,就请祝味菊去,祝味菊就开温阳的方子,开完以后,祝味菊走了。


结果这家人,当然是有钱人,多请大夫,就请了这么一位当时上海特别有名的名医。这位名医去看病,一看这个药开得太热了,辛燥之剂给开下去太热,完了,治不了了,被他给治坏了,这么治肯定死呀!就在那写上了,治不了了,不治。正好那个名医看完病,出来的时候,祝味菊去了,因为开完方子到底怎么样得去看看去。祝味菊上楼的时候,正好这个名医下楼,祝味菊刚到上海,要“拜码头”嘛,对吧?这是上海名医,祝味菊也特别客气,笑脸相迎,上去跟人家打招呼。结果没想到那位名医对祝味菊很看不起,抽着雪茄,脸往边上一扭,就说两个字:“休也。”意思是这个人完了,治坏了。祝味菊上去再一看这个医案,上面给写了,说用了辛燥之药,“法在不治”,就是治不了了,给治坏了。


祝味菊一想刚才那个名医的嘴脸,太令人厌恶了,我客客气气跟您讲话,您这么对我,祝味菊很不开心。然后那边家属就想用那位名医的药,祝味菊跟他说了,是这样的,我开方看病有个特点,就是我写保证书,如果治坏了,我医馆三个牌子,你们去随便砸。我只治五天,五天以后,没好没坏,你再找别的医生再去治去,也没耽误您。如果我治好了,怎么样呢?您把整个过程给写一下,您去外边讲一讲行不行?那家说,那行啊!你既然这么保证,咱试试吧。结果祝味菊用他温阳的方法,几天就给治好了。


这一治好,祝味菊跟这家人就说了,说这事儿没完,为什么呢?前面我觉得挺受侮辱的,觉得很憋屈,凭啥你那么对我?胡说八道,还在病历上写,被我治坏了,这哪行啊?你是不是登报把这个事儿讲一讲啊?而且正好当时上海开会,开什么会呢?国民当局要取缔中医,当时中医大家就联合起来开会,要去抗议。就在开会的现场,祝味菊这个人性格有点急,他现场就跟大会的会长说,中医看病是不是疗效第一?会长说,当然了,中医必须治好病才行。那如果疗效不好,还诋毁同行,说同行害人的,那么这样的名医应该怎么样呢?会长说,这是中医的败类,必须清除。祝味菊就把这个病历,把所有资料拿过去说,现在这位名医,怎么怎么侮辱我。下面哗然,大家一看,大家平时都互相维护着面子的,您这么干受不了,赶快散会散会,把这个会就散了。后来单独宴请,摆了一个“和头酒”,给他们撮合一下,你们和好和好。祝味菊本来是还想闹的,后来一想算了,这事儿别再闹了。


所以经过这样的事,祝味菊在上海滩就特别有名,特别有影响力了。



《伤寒质难》的诞生


后来还有一位医生的到来,给祝味菊的经历添了不少色彩。祝味菊的很多著作是这位医生给留下的,谁呢?叫陈苏生。祝味菊和陈苏生,都是我学中医很早的时候接触的人物,我最早接触的是陈苏生,我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陈苏生这个人,他当年拜过两位老师学中医,已经是一个名医了,在当年上海滩已经小有名气了。但是后来有一件事触动他了,他的家里亲戚,他的长辈患了外感病,结果去世了,他开方怎么都没治好,他说给他刺激特别大,家中的姨夫,怎么就没治好去世了。他说我这水平不行呀,差挺多,还得学呀,于是就决定一定要再学,到处找名医。


后来有人给他推荐祝味菊,祝味菊这是真厉害,您去学一学,他就去拜见祝味菊。祝味菊看这个人比较实在,陈苏生是特别实在的一个人,那么祝味菊跟陈苏生两个人就长谈。陈苏生其实已经是一个名医了,有自己的思想,所以他跟祝味菊聊天的时候,经常还反问,经常有一些诘难,有一些不服。结果祝味菊给他讲完了,最后服了,这是高人。于是陈苏生就拜祝味菊为师,从此跟祝味菊学习。他两个人问答,陈苏生问问题,祝味菊回答,就是师生之间的问答写出一本书来,这本书就是我一直推荐的《伤寒质难》。



《伤寒质难》于中医发展的启发


《伤寒质难》这本书文采非常好,模仿《黄帝内经》岐伯跟黄帝的对话,有点模仿这个写的,这个书里面很多思想很先进的。我觉得祝味菊这个人特别有意思,他当年在民国那个时候,他觉得西医的很多思想,我们应该拿来,所以他用一些新的角度来看中医,然后发展中医。我觉得如果祝味菊真的把这些东西一直发展下去的话,其实对中医的发展特别有好处。他当年想拿这本书到北京来参加会议,来跟中医们辩论的,但是后来因为他去世比较早,所以没有成行。他的思想我觉得特别好,很包容,包容西医,想发展中西医。其实中医一直是在发展的,中医在整个发展过程中,广泛地吸取各方面知识,中医是一个非常有生命力的学科。



给大家讲讲一代名医祝味菊的故事


现在我们很多人的观念,还不如民国那个时候,现在大家的一个思想是,越古越好,越古老的越对。发展?别提发展,一提发展你就是伪中医,我们要讲古中医、纯中医,我觉得这都是害中医的想法。


中医一定是发展的,那么细菌病毒出来了,这东西跟医学,你说西医拿去,我们也能看到呀,你中医为什么不去研究它呢?说它是有机之邪,你可以研究呀,把它纳入到我们中医体系里以后,它具有什么特性,我们可以给它分类呀,我们为什么不研究呢?你说彩超,彩超只是一个设备而已,它不分中西医的,它就是物理学,搞机械的人研究出来的设备,西医可以用,凭啥你不用啊?有好东西,好吃的放那,西医可以吃,我们中医就不能吃,为啥呀?它只是科学发展的一种设备而已,我们也应该利用起来,借鉴它。所以,应该提倡包容的思想。


当时祝味菊在那个年代,有这种发展中医的想法,用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中医,力图去找出中医里面的道理,我觉得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那么当时的中医是不是都讽刺他?并不是的。当时很多中医特别佩服祝味菊,比如当年上海滩著名的中医陆渊雷,大家喜欢中医的人都知道,陆渊雷当时跟北方的张锡纯那也是称兄道弟的,大家都是平辈人物。陆渊雷就说祝味菊,他说祝味菊这个人辩才无碍,特别能辩论,我对他的学问,我很佩服,我自愧不如。大家看,说我自愧不如。


还有另外一位名家叫秦伯未,秦伯未是当年上海的名医,建国以后,被调到北京,是我们北京中医药大学的元老,等于是建立原来北京中医学院的一位元老。秦伯未说,我跟祝味菊在一起,我只有听他讲,我连张嘴的份儿都没有,他太能讲了,他的理论能力太强了,我都说不出什么来。所以,当时祝味菊在同道里面,大家还是非常推崇他的。还有程门雪,这都是名医,当年跟祝味菊关系都特别好,很多时候没事儿下班了,都互相聊天这样的。


那么祝味菊当年医馆开得非常好,因为他有两位西医,一位中医嘛,在当年上海很时髦,而且他那个医馆在解放前,也是活动场所,这个大家可能不知道。因为我有一个好朋友,总跟我讲,他们家有亲戚,亲戚是你们中医里面的名医,在上海。我的发小总跟我说,好多年了,我都不知道他说的是谁,后来我问他,你能不能说一说你们家亲属叫什么名?他说我们家亲属叫祝味菊。我的天,我一听,这是名医呀!大名医呀!我说你现在还跟他们家有联系吗?他说有联系,他说祝味菊的姑娘,现在岁数已经很大了,90多岁了,在一个养老院里面住着。他说你什么时候想去采访什么东西,赶快去,老太太年龄已经特别大了。这是几年前的事了,后来一直忙,我就没有去采访。他就说了,当时他们家里,祝味菊特别倾向,所以当时很多活动,祝味菊是帮助安排的,帮助在他们家里面秘密接头等等。所以祝味菊这个人很有意思。


后来祝味菊怎么去世的呢?他是喉癌去世的,很早,没到70岁就走了。我觉得这跟什么有关呢?跟他的性格有点火爆有关。当年在上海的时候,跟温病学派不断斗争,大家不容他,他有点反应过激,经常生气,跟这个有关,最后得了喉癌。得喉癌在去世之前,他在全国走了一圈,看了一下亲朋故友,后来去世了,这是很可惜的。如果祝味菊他活的年龄再大一些,我觉得他会写更多的书出来,这个也是跟人性格有关,这也是人的命运。这个性格决定了最后得什么病,最后有什么问题,这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



祝味菊对上海中医学术的影响深远


祝味菊所有的学问,都交给了他的弟子陈苏生,这个陈苏生后来命运也比较坎坷,特殊时期把他给打到了新疆去。这个我特别了解,因为我在学中医不久的时候,我就看陈苏生的书,这位陈老非常厉害,他在新疆那接触到大量的患者,因为到基层去了,所以陈苏生的学问成于上海,磨炼在新疆,最后大成于新疆,所以后来陈苏生成为了一代名医。


当年在上海,跟着祝味菊抄方的人还有很多,比如说著名的中医大师颜德馨先生。颜德馨先生在年轻的时候,就曾经跟着祝味菊抄方,他把祝味菊的学术思想,有用的我给学来了,最后再学习其他各门各派的学说,最终成为一代大家。在上海,颜德馨老先生,那是桃李满天下的一代大师。


所以祝味菊他的学术思想影响,在上海一带至今还可以看到,就现在上海附近,有很多医生,是擅长用附子的,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为什么今天要把祝味菊的故事讲一遍呢?当年在民国的时候,北方有张锡纯开始中西汇通,试图去引入西医的知识来发展中医,南方像祝味菊这样的医生也有。祝味菊比张锡纯要晚一些,但是他们的思想差不多,祝味菊也是希望中医发展,我们中西医汇通,对中医发展更有好处。所以像这种包容的、开明的、开放的思维格局,我觉得特别好。


祝味菊的学说,在今天并没有完全地被继承下来,我觉得他的学说开了一个好头,如果大家能好好研究祝味菊的学说,其实对伤寒、对中医外感病的研究,会有很大的收益的,我们会更上一个台阶的。所以我把祝味菊的思想推荐给大家,以后有机会,多写一写。


祝味菊的故事挺有意思,他的医案也非常有特色。正因为我在学中医早期看过祝味菊的书,所以我很早就摆脱了,感冒到底是一种风寒感冒还是风热感冒呢、我到底患了哪种感冒的这种困惑,受益颇多。今天推荐给大家,以后有机会再多聊一些中医名家的故事,感谢大家,我们下一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