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中医的高处品人生:心有一切有,心无一切空

 二维码 109
发表时间:2020-01-13 10:48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生活需要一颗敬畏心,而中医也需要一种敬畏感!

诗与远方,是生活;柴米油盐,也是生活。

我们都是在人间烟火中长大的普通人,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

在这平凡的日复一日之中,藏匿着生活的真谛。

拥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才能将它们捕捉。曾经见过一组街拍照片:鲜活,生动,记载了普通的城市市井街头人们的好时光。照片的作者不是什么大师,而是一位普通的水厂工人。当他还没开始摄影时,并不懂得生活的美好。那时,他生活过得很无聊。直到他拿起相机,利用抄水表四处走动的机会进行街拍,他的另一个视角觉醒了。身边的生活之美,被他的一双慧眼所捕捉。


站在中医的高处品人生:心有一切有,心无一切空


生活中的每个镜头,都是细小的精彩,都是真实的幸福。当这样的念头从他心里生发,他就对生活有了重新的认识。钢筋水泥的城市看似冰冷,却蕴藏着生活中充满生命力的画面与镜头。镜头成了他的眼睛,这双眼睛给予他发现生活美的能力,也使他获得了内心的安宁与生活的充实与满足。而他的作品,也在这种积极的心态下焕发出独有的价值,被多方报道,甚至登上《时代周刊》。

这正是生活对发现生活美好之者的奖赏。

其实,人人都有一样发现美的眼睛,这双眼睛来自一颗热爱生活的心。

墙角的花朵,邻居的笑脸,午后被太阳晒暖的毛衣。厨房中的香气,书本的墨水味,孩子衣领的肥皂清香......

发现它们,也就读懂了生活是多么让人热爱。


站在中医的高处品人生:心有一切有,心无一切空


生活之中总需要一些仪式感,一些对生活倾注的美好心意。

有一次体育课自由活动,我们几个比较要好的姐妹,围坐在操场边的大杨树下,谈起了理想。

话题是由紫竹先发起的,她说她有个哥哥在国外读法律,她很想成为哥哥那样的人,将来可以将坏人、恶人绳之以法。

弦平出生在中医世家,常听爷爷讲“家和万事兴”之类的话,于是,便和紫竹争论了起来。

这大概是我与中医最早的相识。

大学的时候,我喜欢翻看养生的书籍,当然中医类的占了绝大多数。


有一天,我在旧书摊上发现一张《黄帝内经》光盘,盒面上太极八卦和浮雕龙的图案,显得庄严而神秘。

擦去表面上的浮土,顶上一行小字格外显眼: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

我隐约感到,这不仅仅是一张讲述医道的光盘,便迫不及待地拿回宿舍放进电脑。

当我看完第九集的时候,已经完完全全被它的魅力所折服,也印证了最初的感觉:这的确是一张不同寻常的光盘。

它告诉我,1300多年前,有一位祖先叫孙思邈,他一生治病救人无数,所写的文章被日本医生当作医范每日诵读。

可是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说出中医究竟在讲什么,看《黄帝内经》的时候,我觉得它太博大,以致无法用语言准确形容;


站在中医的高处品人生:心有一切有,心无一切空


读《大医精诚》的时候,我觉得它太精深。

“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

孙思邈的这段话,似乎无时无刻不在警醒着后人,没有多年的苦读与实践,又怎能妄言理解,妄下评论。

然而,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中医离不开“阴阳学说”,有学者认为,离开了“阴阳学说”,中医便不复存在。

“阴阳学说”可以称之为中医理论的核心,学说认为任何事物都可以用阴阳的属性来划分,阴阳的对立和消长,是宇宙的基本规律。

如果中医与“阴阳学说”的结合,仅仅是因为一次浪漫的邂逅,那我只能赞叹这次邂逅的伟大,正应了那句“唯有英雄惜英雄”吧!

太多的为什么,没有答案;太多的答案,没有为什么。

光棍节那天,友人打电话给我推荐了一款小游戏,叫“森林冰火人”。

游戏设计得十分简单,男生和女生化身为水火不容的火精灵和水精灵,只有相互配合才能通关。

有时候,水精灵要在一个地方反反复复重复动作七八次,才能让火精灵向前一步;

有时候火精灵要冒很大的危险找到控制按钮,才能帮水精灵越过障碍。

我一口气过了七关,手指头开始有点发酸,可还是放它不下。

在这里,阴阳完美地结合着,弥补着一个光棍儿的人生缺憾,也许这里面也藏着我们想要弄明白的中医思辨吧!


站在中医的高处品人生:心有一切有,心无一切空


我常常想,《黄帝内经》内经里的“上医治国,中医治人,下医治病。”究竟想要给我们怎样的启示?

“下医治病”这句话我们都很容易理解,就是治病救人。

而“中医治人”,这里的“治人”和治病救人的“救人”,显然不是同一个意思。

通过学习,我体会到,这里的“治人”指的是教人养生,教人如何保持生理和心理的最佳状态。

说到“上医治国”,就更难从典籍中找到确切的答案,而这道题的答案显然和单一的医案是不相关的。

如果我们将法律看作阳,那么,道德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阴呢?

如果我们将政府的宏观调控看成阳,那么,市场的自我调节是否能理解成阴呢?

中医的整体观念认为人体本身是统一和完整的,同时又认为人与自然界也是一个统一的整体。

那么,一个家庭与一个国家,是否也应看作一个统一的整体呢?


站在中医的高处品人生:心有一切有,心无一切空


越深入地了解中医,就越不由自主地崇敬祖先。

《大医精诚》里说,“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蚩。”中医以不分贫富贵贱的姿态,承载了道德的伟大。

又说“其有患疮痍下痢,臭秽不可瞻视,人所恶见者,但发惭愧凄怜忧恤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中医以不厌不弃的胸怀,实践着宗教普济一切的宏愿。

究竟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描述它,解释它,恰如其分地赞美它?

究竟怎样才能学好它,用好它,不愧对祖先的赠予?

这也许正是我们这一代人需要深思的问题。

唯有像祝愿天下所有的火精灵和水精灵都能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一样,我们应该祝愿中医这位慈祥的济世老人,永存世间!因为它担得起我们“中华民族的上帝”之称。


站在中医的高处品人生:心有一切有,心无一切空

世上很多事情本就没有答案,

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解释;

用心去体会生活给我们的每一次给予,

是惊喜也好,是惊吓也罢,

用心热爱了,才会感受它的足够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