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崩漏,和你所不知道的“补中益气汤”

 二维码 84
发表时间:2019-10-16 09:19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今天正文开始之前,我先来提个小问题:“你能想到的古代女医生都有谁?”


嗯?


啊?


就是那个《女医明妃传》里的允贤,算不算?



聊聊崩漏,和你所不知道的“补中益气汤”

恩,好,那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位“女医允贤”和历史中真实的她。


一妇人,年三十八岁。得患血崩,三月不止,转成血淋。三年服药无效。询其故,云:家以烧窑为业。夫出,自运砖瓦,一日运至二更才止。偶因经事,遂成此症。


某谓:劳碌太过,用补中益气汤(出丹溪方)加:黄芩、香附各一钱;大蓟一钱五分。


后服大补阴丸即愈。此后有患如此疾妇女五六人,服此皆效。


——《女医杂言》


(由于版权问题,没有办法将原书拍录分享给大家,以上文字为原书誊录。)



初次看这个医案时,我是被那秀气的字体吸引了,仔细探究后才知,历史中的允贤与影视作品还是有很大差距的,此女姓谈,名允贤,书香门第,而非武将军女,一生只嫁一杨姓夫家,而与大明宫廷,蒙古大汗可是真的没有什么交集。


留存下来的这本《女医杂言》,也受到时代影响,由其子杨濂誊录抄写,才得以刊行于世。


但丝毫不影响她的书,在妇产科中的地位。


其书被评为“现存最早的女性医家专著”


全书去序、除跋,不过18页纸,共收录31个医案,也就4000~5000字左右,其内容却涵盖了妇科、儿科、产科、美容科,医治的患者,年龄上至69岁的失眠老妇,下至6岁的积食小儿,均有涉猎。


书归正传,我们来看看文中的医案到底讲了什么,又能给后世的我们带来哪些启发?



一位年38岁的中年女性,因为阴道大量出血,三个月都没止住,后来变成间断性,淋漓出血。也许是那个年代封建迷信,对于此类病症男大夫不敢问,女患者羞于说。反正结果是这位中年妇女陆陆续续经过了三年,病还是没有好,于是找到了这位无锡女医谈允贤。由于同为女子,沟通起来就更容易一些,中年妇人自己说,夫家以烧窑为生,她自己也是忙于其中,工作辛苦,日日操劳。


三年前,有一次他丈夫外出,捡瓦、搬砖、烧窑的活计就都落到她一个人身上,那时她正值经期,本应该多多休息,却一直重体力、超负荷工作直到大半夜,(古代的二更天为21时~23时)。


收工结束,开始休息时,却发现自己阴道流血不止了。


我们的女大夫仔细询问了病史,找到了原因,认为这位妇人是长期重体力劳作,气血亏虚,脾脏统摄血液能力下降,发为这淋漓不断的经血。


故用朱丹溪的补中益气汤加黄芩3克、香附3克、大蓟4.5克。


出血停止后,又用了大补阴丸善后,这个妇女的崩漏之症到此就真正的治愈了,运用“此种办法”女医允贤还治好了五六个有相似疾病的人。



病案说完了,各位看官都看懂了吧,那我又要提问了。


首先,女医允贤用的什么办法,止住了妇人的崩漏之症呢?


第二个问题,医案中选用的补中益气汤(出丹溪方),到底是不是我们常见的补中益气丸呢?


先思考一下,带着问题,再往下看。


崩漏之症,指阴道突然大量流血,或淋漓下血不断。病因不外乎:虚、血热、血瘀三个方面。


中医治疗妇人崩漏之法,总结起来就是“治崩三法”,即“塞流、澄源、复旧”三大法门。塞流即急则治标之止血法;澄源即求因治本;复旧即调理善后。



聊聊崩漏,和你所不知道的“补中益气汤”



此案中似乎只用了:澄源、复旧。道理也很简单,崩者出血量大,多为实、热,漏者出血时间长,而量不大,多为虚、瘀。此妇人病程日久,久则必虚,病症偏于漏下之症,治漏宜养血行气,若过于固涩恐成瘀血,所以我们的女大夫,顺理成章的将两步化为一步,补气升提以止血,即可。


第一个问题回答完了,跟你想的一样吗?再说第二个问题,医案中选用的补中益气汤(出丹溪方),到底是不是我们常见的补中益气丸呢?


补气名方补中益气汤(也就是我们药店中常见的“补中益气丸”),源自补土派名医李东垣《内外伤辨惑论》一书。


书中所载药物组成如下:黄芪、人参、甘草、当归、柴胡、陈皮、白术、升麻。


用以治疗脾不升清的头目眩晕症;中气下陷的崩漏、子宫脱垂,脱肛症;气虚发热的身热,汗出,乏力症。


看着好像确实对症。


而女医允贤医案中却明确说,她用的是朱丹溪之补中益气汤(根据其对朱丹溪的推崇,我推测这里一定不是誊录出错),于是我开始翻阅书籍,还真的在《丹溪心法·卷三》内伤五十三,附方中找到了。



补中益气汤 《丹溪心法》


黄芪(一钱半,嗽者减轻一钱)、人参(一钱,有嗽去之)、炙甘草(一钱)、当归(半钱)、柴胡(半钱)、陈皮(半钱)、白术(半钱)、升麻(三分)、葛根(半钱,如渴用之,不渴不用)、白芍(半钱,秋冬不用),红花(三分),黄柏(三分)。(方中药物需在医生指导下,辨证加减使用。)


宋代度量衡折算:

1两约等于37.3克;1两=10钱;1钱=10分。

(为方便核算,临床中统一按3克折算。)





两方加以对比,的确丹溪之补中益气汤用在此处更为恰当。女医虽未详细描述,妇人除崩漏外的其他症状,但从其病机也可窥见一二。


患者崩漏日久,脾不统血,阴血亏虚,阴虚生内热。妇人应该是月经特别不准,来了就不容易走,淋漓多日不净,肚子还会丝丝拉拉的痛,做什么都没有精神,脸色有些苍白,或许两颧骨还会微微泛红,一副愁苦的容貌,讲述自己病情时还会时常叹气,舌体是干燥的,容易口渴,舌下脉络稍暗,脉弦涩。


医案中朱丹溪版补中益气汤,是在李东垣的补中益气的基础上,加了葛根、白芍、红花、黄柏。


人参,发病初期有咳嗽症状者,不可加人参;久病肺中有伏火,出现咳嗽的症状时,也不可以加人参。


葛根,它真的是一味妙药,解肌退热,可以缓解现代人头目眩晕,脖子僵硬的症状;透疹,顾名思义,可以解决一些发疹类疾病,或疹出不畅的症状;最重要的功效是生津止渴、升阳止泻,它可以鼓动脾胃清阳之气上升而止泄泻,又可治热病灼伤津液的口渴,基于此疗效,现代药理还发现其具有降血糖的作用。


白芍,本方原为升举阳气之剂,少佐配伍敛阴养血的白芍,即可防止组方中过散无收的疑虑,又可平抑肝阳,柔肝理脾。之所以原文中写秋冬不用,应该是古代医家对五运六气的恰当把握,考虑秋收、冬藏,把自然之收敛之气,考虑其中,故在秋冬之季去掉白芍,这种方法也只适用于本方,可不能照搬应用到其他方剂中哦。


红花,“暴崩多虚,久漏多瘀”又配了活血通经,祛瘀止痛的,需注意红花有兴奋神经作用,入煎剂不宜超过10克;


黄柏,最后少佐一点救肾水、泻伏火,真是恰到好处。


❖如果有类似症状,想要自己试一试此方的看官,给大家一个简单的办法,药店中买葛根、白芍、红花、黄柏四味药煎汤,送服中成药补中益气丸。



❖此方中配伍了活血调经之药,产后哺乳期妇女不建议服用,有回乳风险;阴虚有热者此方可甘温除热,阳虚气不足者,可补中益气,均可使用。


❖经期停服,经期过后服用至次月行经,观察月经情况,若崩中、漏下症状已经得到改善,即可停药。


最后予以健脾益肾之剂(如医案中的大补阴丸)以调理善后,就是“治崩三法”中的复旧了。


好了,病例讲完了,文章最后引用朱丹溪治疗此病经验,予以收尾。


初用止血以塞其流,中用清热凉血以澄其源,末用补血以还其旧。若只塞其流不澄其源,则滔天之势不能遏;若只澄其源不复其旧,则孤子之阳无以立。故本末无遗,前后不紊,方可言治也。

——朱丹溪《丹溪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