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心烦意乱?来碗百合知母汤帮你脉动回来!

 二维码 30
发表时间:2019-08-14 09:08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总觉得气温热得有一些极端我想我还是不习惯从清爽夏日到桑拿连天


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女儿说六加六结果等於十三我问老段说怎么办他说基本上这个很难


酷暑刚过,你是不是仍在为了各种原因心烦呢?你是不是也遇到过这样的场景呢?


“我刚刚在闹什么,难道这么年轻我就更年期了?”“这才多大点的事啊,我怎么还哭上了?”“吃不下、睡不好,怎么总觉得心胸憋闷呢?”



总是心烦意乱?来碗百合知母汤帮你脉动回来!


今天我们我来看看中医怎么扫退你的“烦”。



百合知母汤


【原文】百合病,发汗后者,百合知母汤主之。


【组成】百合七枚,擘;知母三两,切


【煎煮】上先以水洗百合,渍一宿,当普沫出,去其水,更以泉水二升,煎取一升,去滓;别以泉水二升,煎知母,取一升,去滓,后合和,煎取一升五合,分温再服。

——《金匮要略》


师古


不泥古



关于情绪不佳的治疗方法古有记载——归脾汤、七福饮、人参养荣汤、甘麦大枣汤、淡竹茹汤大枣汤、滋水清肝饮、温胆汤、紫苏子汤、七气汤、半夏厚朴汤、逍遥散、柴胡疏肝散、沉香降气汤等等。


而今天我们从方书鼻祖张仲景的经方谈起,首要解决的一大问题——度量衡。东汉末年距今大约一千八百年,几经朝代更迭,在这漫长的医药发展历史中,受到历代度量系统变更影响,若想用对仲景之方,读懂仲景之意,首先就要对其进行相应折算,这就像当今的人出国旅游一定要先兑换外币一样。


与现今剂量兑换比例,其观点大体上有三种:一是同意明代李时珍之说,认为仲景古方一两约为现代的三克;二是同意古之“神农秤”、“大小秤”之说;而现今大多数医家认为汉代的一两约为今天的13.8克~15.6克之间,较为合理。

故下文所述之方,均选取第三种兑换比例,汉代度量衡考证结论大体如下:

东汉一升为200毫升;东汉一尺为23.2厘米;

东汉一两为15克;


东汉一斤为240克。


现代组成:

百合20g、知母25g。


煎煮方法:

将两味药物置于清水中,浸泡约30分钟;

用泡药的水,直接煎煮;

水沸后转文火,约20分钟,取汤汁;

添水后再次煮15分钟,取汤汁;

将两碗药混合,为一日剂量;

喝药前,需将药汁温热,切不可贪凉饮冷。


当今之季,酷暑烦热,纵使自己家中不常使用空调,但仍难免经常出入公司、厂商、饭店等空调十足的冷气房内,汗出当风,感染风寒,离开空调房间后气温陡升,转而大汗出。如此往复,耗伤津液,发为“烦”。治疗中故以味甘平之百合,滋养心肺之阴,以安心神;取知母滋阴清热,润燥除烦之力。两药合用即可清除留于胸中之虚热,又可滋养心肺耗伤之阴液,共奏养心除烦之效。



总是心烦意乱?来碗百合知母汤帮你脉动回来!


本证之“烦”,为心肺阴虚,虚热内扰所导致,故常表现为心烦,口苦,口干舌燥,小便短少或色黄或有灼热感,大便干,舌红,苔薄黄,脉微数。


换做常话说就是总觉得心胸憋闷,觉得胸腔里热热的,摸起来又不觉得发烧,还总是起口腔溃疡,反反复复的,觉得有些饿又不想吃饭,迷迷糊糊有点困吧,又睡的不踏实,最主要的是,总觉得嘴里发苦,舌头干干的,喝了水也不解决问题,小便又黄又热,还偶尔便秘,心烦的时候摸着那心率啊,就总像刚刚运动之后的那样快......怎么样,对上号了吗?


而上面说的症状,不需要全都有具备,请记住以下几点。


首先发病原因要一致——经常吹空调后出大汗或者感冒后服用一些发汗的药,简而言之就是受寒后大汗出,损伤心肺之阴。


症状中要注意——首要表现为心烦、口苦、小便不利、脉略数。这说明受寒后,身体自己用发热的办法没有将寒邪祛除干净,寒邪入里化热,留于胸中。



总是心烦意乱?来碗百合知母汤帮你脉动回来!


临床应用:


如果那种热又不热、饿又不饿的症状比较明显,可以在方中加生地25克,加强滋阴之力,这便蕴含又一剂名方“百合地黄汤”。


若心烦比较重,只有哭出来才能好受一些,则可加浮小麦120g,大枣30g,生甘草30g,以补脾养心安神,此为治疗妇人“脏燥”之名方“甘麦大枣汤”。


注意事项:


一、本方非滋补之剂,需中病即止。就是说心烦症状消失,就需停用。

二、腹泻者慎用,需经医生指导后方可使用。

三、文章开篇举例的三类人群,非本方适应症,不可盲目对应。


看到这里细心的读者不知道有没有疑问,开篇讲了很多关于度量衡的问题,可是本方原剂量为三两知母,兑换后应该为45克,可是为什么现代药物组成中要用25克呢?


这便要从知母这味滋阴清热的药说起。早在《神农本草经》已载“知母,气味苦、寒,无毒。主消渴热中,除邪气,肢体浮肿,下水,补不足,益气。”而汉朝仲景年代可将知母单剂药量用至六两,折合后约为当今剂量的80克左右。张仲景不愧为方书鼻祖,药简而力专,直达病所;至宋代,由于朝廷推行煮散,除了个别医家用量较大之外,大部分医家用量均较小,因此平均剂量较之汉唐时期出现明显下降;而自宋代之后直至今日,知母的常用剂量范围均较为接近,并与当今国家药典规定的剂量范围相近。所以才有了上文中知母取25g之说。如若体内真有郁热、大热者,可参照近代名医张锡纯,在其书《医学衷中参西录》中所述之用法,文末有所摘录。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你的心烦好些了呢?


下面讲些轻松的,给大家分享一个验案,来自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科研副院长仝小林教授临床验案。


李某、女、57岁


就诊时症见:

左侧头面窜痛,生气时加重。反复发作口腔溃疡三年,牙根酸痛。怕冷,时长冒汗。五心烦热,心胸憋闷,时常发脾气。总打嗝,饮食尚可。口干,睡眠差,多梦。


诊断:百合病(阴虚燥热)


一诊处方:


生百合30g

生地30g

知母30g

黄连15g

牡丹皮30g

炒枣仁45g

14剂(水煎服)


二诊时口腔溃疡明显减轻,头面窜痛和心烦发怒的症状也缓解不好吗,睡眠仍不好,早期遇冷双脚会抽筋。


二诊处方:


生百合30g

生地120g

知母30g

黄连15g

牡丹皮30g

酸枣仁120g
五味子9g

14剂(水煎服)


三诊时患者溃疡与心烦症状明显好转,故将此方重点略作调整,由于文章篇幅有限,在此便不作一一详述,可以说的是教授对这位患者进行了为期一年的随诊,心烦溃疡等问题均未在发作过,睡眠也很好。


看到这里文章也要结束了,最后把前文说起的名医张锡纯注解知母摘录送给喜欢中医的你。


“知母原不甚寒,亦不甚苦,尝以之与黄芪等分并用,即分毫不觉凉热,其性非大寒可知。又以知母一两加甘草二钱煮饮之,即甘胜于苦,其味非大苦可知。寒苦皆非甚大,而又多液是以能滋阴也。有谓知母但能退热,不能滋阴者,犹浅之乎视知母也。是以愚治热实脉数之证,必用知母,若用黄芪补气之方,恐其有热不受者,亦恒辅以知母,惟有液滑能通大便,其人大便不实者忌之。”


——《医学衷中参西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