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退热名方——生石膏粳米汤

 二维码 11
发表时间:2019-03-14 10:02作者:陈农夫来源:陈农夫药膳官网网址:http://www.huashandao.com


前两天,一位在凤凰卫视工作的老友焦急地找我,说要救急。我忙问是怎么回事,原来,她的母亲正在生病。这样,我听她叙述了病情,她的母亲长期患有肝病,肝功能只剩下百分之二十,长期这样维持,结果,前几天,患上了肺炎住院,拍片确认的肺炎,发烧到三十八度以上,因为患者身体太脆弱,所以医院给用了最顶级的抗生素,美国进口的药物,打了二十针,然后高烧没有退,化验的结果是:指标更加糟糕。此时,医院说不能再打了,担心患者的肝不行,而最好的抗生素都用了无效,所以,停药放弃治疗,让患者家属做好准备。


神奇的退热名方——生石膏粳米汤



我的这位朋友微信说:“医院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现在必须改中医”,同时她也写了自己的心态:“我已经看淡人生,本来以为人到点来到点走都是正常规律,可是现在自己的家人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我才知道死亡的可怕,我几天都没有办法睡觉!”


这位朋友,性格我是了解的,女强人,风风火火,能让她如此担心的,确实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了。


于是,我让她发来了老人的舌头照片,是红色的舌头,无苔。


同时看了西医的验血结果,所有的指标都低,只有一个中性粒细胞稍高。


此时,情况比较危急,患者的家属心中有很大的压力。我无法现场分析,所以只能通过拍摄过来的舌象和化验单分析细节。我认为,老人的身体抵抗力已经很低,正气不足,所以,应该以扶正为主,以清热为辅,不必立刻攻邪。


所以,我先建议她给老人喝这样的扶正的汤剂:

熟地、山萸肉、怀山药,熬水,慢慢地喝,此方里面的山萸肉最为重要,是张锡纯用来养肝的要药,在患者弥留之际,正气欲脱之时,他往往使用此药,此乃救急心法。熟地用来补肾精,怀山药大补脾胃之气。


这三味药里最容易有问题的是山药,我就让她去药店,尽可能买药店里最好的山药,她说看过我的公众号,我推荐的地道的怀山药片她家里有,这让我比较放心。


同时,重用熟地到九十克,加上一点滋阴的药物,麦冬、沙参等药,熬水泡脚,每天泡三次。这个熟地泡脚,会有朋友问,有作用吗?其实,清代的外治大师吴师机说过这样的思想:所有口服的中药,皆可外用,通过经络吸收。所以,病情危急的时候,各种方式都可以使用的。


这样,当天晚上使用,先让患者正气充足一点。然后第二天,我告诉她,可以开始退热了,用这样的方子退热。


方子是:生石膏、怀山药、大米各五十克,党参六克。添水煮粥,当大米煮熟的时候,这个药就好了,给患者缓缓地喝这个米汤,一点点地喝,等到微微出汗,就停止,看看体温是否变化,没有变化,再接着喝,这样,体温降了,剩下的就不必再喝了。


这个方子喝下去以后,患者开始微微出汗,体温开始缓缓下降,逐渐到了三十七度以下,虽然第二天稍有反复,升到了三十七度多一点,但是还是很快降了下来。然后,我再让她们去买千金苇茎汤,同时频频服用。再过了一夜,患者的家属发来微信:“昨天晚上一夜挺好的,36.5度,今天早晨36.2度,昨天晚上没咳嗽。”


因为危急已过,所以按次第逐渐处理即可。现在患者的精神状态非常好,她们家人说,已经完全看不出经历过一次危机了。


我的这位朋友非常高兴,说这是救命之恩。


其实,这次调理里面,最重要的,就是用了这个生石膏粳米汤。我用这个方子透热,给身体以恢复的机会,并未用其他清热解毒之药。此时,调理患者的身体,恢复正气更加重要,而切勿见到肺炎就去急于攻邪。


这个生石膏粳米汤是民国名医张锡纯的,方子的来源,是张仲景的白虎汤,张锡纯给简略了一下,然后,加上了怀山药。


张锡纯对生石膏的使用,那是有很多开创性的经验,古人比如明代的缪希雍,清代的吴鞠通等,都是用生石膏到数两,但是对于生石膏的具体使用理论,却没有张锡纯这么清晰。张锡纯认为吴鞠通对白虎汤的认识不够深刻,他觉得吴鞠通临床不错,但是理论写的比较早,不够准确,所谓的四大症状(指通常认为要有大热、大汗、大渴、脉洪大四个症状),并不是都需要出现才用白虎汤,这个所谓的“四大”把白虎汤给放到了无用的状态。


神奇的退热名方——生石膏粳米汤


在过去,多认为生石膏是大寒的药物,而张锡纯根据《神农本草经》的记录,认为生石膏只是“微寒”,所以用量要大,所谓大寒的说法不正确。


张锡纯认为:“生石膏凉而能散,有透表解肌之力。外感有实热者,放胆用之直胜金丹。”


另外,除了温病,张锡纯认为,在感受伤寒的两三天以后,寒邪入里化热,就可以用生石膏透热发汗。


张锡纯自己说,临床用了生石膏五十来年,细心体会,关于生石膏可以发汗,实在是古人没有经验,所以论述皆不透彻。这种发汗,是将体内之热通过汗解出,而不是刚刚受寒了的发汗。对此,他阐述了非常详尽的道理,以后有机会我们细聊。


在白虎汤里,张仲景就把生石膏和粳米(即大米)配合使用,这是很高明的做法,一方面粳米可以辅助胃气,帮助透发邪气,另一方面,粳米熬好以后,汁液粘稠,可以逗留药气。张锡纯从这里,精选了生石膏和粳米,创立了生石膏粳米汤。


比如,他有个医案,就是用这个方子治病的——


“沈阳县尹朱霭亭夫人,年过五十,与戊午季秋得温病甚剧。先请东医(日本医生)治疗,所服不知何药,外用冰囊以解其热。数日后热益盛,昏昏似睡,大声呼之也无知觉,其脉洪实搏指。愚使其将冰囊撤去,用生石膏细末4两,粳米8钱,煎取清汁4茶杯,约历10点钟,病人将药服尽,豁然顿醒。霭亭甚喜,命其公子良佐从愚学医。”


这种医案,痛快淋漓,令人鼓掌。而在方子里面加怀山药,也是他的独创。张锡纯认为,怀山药具有大补脾肺之气的作用,因此,可以用怀山药替换粳米,所以,他在使用白虎汤的时候,经常用怀山药替换粳米。但是,我觉得粳米,也就是大米,除了补助胃气,还有汁液粘稠,逗留药性于上焦的作用,这个怀山药熬水并没有那么粘稠,所以,我就经常把生石膏、怀山药片、大米,各用一份,同样的份量,这样来配合,我觉得效果更好。


而在方子里面加上党参,这也是向张锡纯学习的。此事的源头是这样的:


张锡纯年轻的时候,曾经患过一次温病,病情很重,“头目昏沉,舌苔白厚欲黄,且多芒刺,大便干燥”,他自己知道这是温病,于是,用了好几两的生石膏熬水喝,可是毫无效果,再喝,一直到一天喝了十两,还是没有效果,为什么呢?他这人喜欢琢磨,终于给他想明白了,这是自己的正气不足啊!于是,就在里面加了党参,和干的怀山药片,他把山药片压碎了加进去,结果病很快就治好了。从此,他说自己这一生,用生石膏的时候,多数是加党参一起用的。



神奇的退热名方——生石膏粳米汤


我的评价是:张锡纯这么做是对的,对于身体虚弱之人,尤其是老人,单独用生石膏,恐怕身体不耐受,有个别人会出现副作用,而配合党参一起用,则没有出现副作用的记录。我这个人喜欢翻看文献,找各种中药的有效的地方,也找容易出问题的地方,生石膏的使用,就有这么一个问题。


所以,大家看到了,有些方子,之所以有效,那是在过去,从汉代的张仲景,到民国的张锡纯这样的医家,已经认真仔细地思考过无数次了,用药的配伍,取舍,已经非常精到了,这样的经验,我们学习来,是确实可以立起沉疴的。如果对此不认真学习,则面对病痛,束手无策,岂不可叹?


这次调理,西医已经方法用尽,放弃治疗。而用中医的思路,方法虽然简单,但是仅仅两三天就改变了局面。我经常想,如果中西医能够认真地联合,面对病魔,挽救生命,该有多么的好啊。


过去看张锡纯的医案,经常有这样的情况,患者病势危殆,奄奄一息,在大家都觉得无可挽回的时候,张锡纯只用一两副汤药,让患者基本恢复,我们会觉得这不是吹牛吧?有这么神奇吗?其实,张锡纯的经验都是几十年的临床实战总结出来的,非常精到,我现在越学习,越觉得受益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