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散文欣赏》吴茱萸,重阳相见欢
 二维码 34
发表时间:2018-10-18 09:14



《中医散文欣赏》吴茱萸,重阳相见欢


  儿时嘴馋贪吃,闹过不少笑话。有年夏天,村里来了一个小伙子卖冰棍。大人不在家,我自作主张拿了五个空酒瓶外加两个鸡蛋换回十根冰棍。十根冰棍啊,太解馋了,一会儿工夫就全进了我的小肚子。到了晚上,肚子里的冰棍开始发威。头痛、恶心、呕吐、吃什么吐什么。到了第二天就更严重啦,又吐又泻,缩成一团,上气不接下气。母亲慌了,让在外做工的父亲快点回来。父亲一看就说,没事儿,这是掉进吴茱萸汤证里了。母亲开始麻利地煎药,一把吴萸、两把红枣、三块生姜、四条党参。父亲说,本来要用人参的,可惜没有,只好用党参代替。


《中医散文欣赏》吴茱萸,重阳相见欢



  药汤放至温热,受够折磨的我听话地双手抱起药碗喝进一大口。谁知刚入喉“哗”的一声又吐了出来。太难喝啦!苦、辛、辣、臭,说不清是什么怪味。这味道喝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喝。母亲自然不依,捏起鼻子,强硬地给灌了进去。药一进去,没多久就头晕目眩,口干舌燥,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醒后方知,又捡回一条小命。



  吴茱萸于我并不陌生。俗称臭辣子树,在我们村子西的水井旁就有一株,很粗,一个人勉强能抱住。树不高,树叶皱巴巴的,三月树梢开紫红色细花,入秋变成小红果,一簇一簇,像举在空中的小火把,很好看,但走近后有辛辣刺鼻的气味。树叶、碎花、小果常常会被风吹进井水中,打水时要捞半天,很讨厌。问大人为什么不把这污染水的树砍掉,大人们却说我们傻,不懂事。据说很多年前村里流行瘟疫,后经高人指点才在井边种上此树。叶落井中,可辟鬼魅,除瘟疫。



  九月九日这一天,吴茱萸树下最热闹。采茱萸,长竹竿绑着弯镰刀,老人和小孩居多。一簇一簇的茱萸果子都被勾了下来,鲜红鲜红的,很诱人。一家分一大堆,可惜不能吃。有老人把茱萸枝也掐几枝,插在头上,一路摇摆不停,看着非常有趣。



  “避恶茱萸囊,延年菊花酒”,采回来的茱萸被缝进小布包是谓香囊,妇女儿童人人发一个戴在胳膊上。没用完的茱萸阴干,随用随取。村里有小孩受风肚子痛,用茱萸粉调黄酒贴肚脐。还有用茱萸粉调醋贴脚心,治流鼻血、扁桃体发炎、口腔溃疡的,是谓引火归原。我见父亲用得最多的是做“吴茱萸膏”。先把风干的茱萸捣碎,压成粉末。再把凡士林加热,变成滚烫的液状后,倒入茱萸粉使劲搅拌。搅匀放冷后就是“吴茱萸膏”。治湿疹,溃烂、流水的皮肤病都非常好,治“香港脚”也很有效。


  九月九日采茱萸,最早见于南朝梁人吴均所作志怪小说《续齐谐记》:“汝南桓景随费长房游学累年。长房谓曰:‘九月九日,汝家中当有灾。宜急去,令家人各作绛囊,盛茱萸,以系臂,登高饮菊花酒,此祸可除。’景如言,齐家登山。夕还,见鸡犬牛羊一时暴死。”据说点拨桓景渡过此劫的费长房学过医,能辨众药。


《中医散文欣赏》吴茱萸,重阳相见欢



  关于吴茱萸这个名字的来历,也有一个有趣的传说。春秋战国时代,吴茱萸原生长在吴国,称为吴萸。有一年,吴国将吴萸作为贡品进献给楚国,楚王见了大为不悦,不听吴臣解释,将其赶了出去。幸亏楚国有位精通医道的朱大夫追去留下了吴萸,并种在自家的院子里。一日,楚王受寒而旧病复发,胃疼难忍,诸药无效。朱大夫将吴萸煎汤治好了楚王的病。楚王得知此事后,立即派人前往吴国道歉,并号召楚国广为种植吴萸。为了让人们永远记住朱大夫的功劳,楚王把吴萸更名为吴茱萸



  虽然被吴茱萸救过一次,可我对吴茱萸还是不待见,因为它的怪味儿。学医后,临床上常常遇到掉进“吴茱萸汤”症候群的病人:男人喝啤酒引起胃痛或疝气发作,女孩子受凉痛经,中年女性月子里受风头痛……让我惊讶的是,吴茱萸汤的效果特别好。无论是阳明寒呕、厥阴头痛、少阴吐利都作用神速,屡用屡效。只要是体内虚寒,不论哪条经络,它的辛、苦、热、辣都能迅速窜达病所,荡除邪气。自此,我开始对吴茱萸刮目相看。现代人体内虚寒的特别多。雪糕、冰淇淋、饮料、啤酒、空调、低腰裤、超短裙等等都是帮凶。特别是对于原本就属阴性体质的女性来说,温暖的吴茱萸简直就是不可缺少的“妇女之宝”。


  离家在外工作日久,竟和大诗人王维一样,患了思乡病。在重阳之日会特别思乡。“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古人常于重阳之日,登高畅游,携茱萸女,插茱萸枝,佩茱萸囊,喝茱萸酒,吟茱萸诗,极尽欢娱之乐。再看古人之诗,茫茫的乡愁里竟似带有茱萸之温之暖。不知家乡水井旁的茱萸树是否还安在?“他时头似雪,还对插茱萸。”若是九月九日能再去采茱萸,也要“醉把茱萸仔细看”,还要掐一枝插在头上才好。


《中医散文欣赏》吴茱萸,重阳相见欢



  看记者采访著名的乡愁诗人余光中,年近八旬的老人,依然精神矍铄、活力四射、幽默辛辣。他说:“镜破不改光,兰死不改香。”真是掷地有声。因生于九月九日,有人庆幸他生在这样一个“有诗有酒的日子”,他却说:“在我的艺术想象之中,我生于那一天,那天登高好像是一种壮举,其实是避难,和书中记载的那个桓景一样。而我小时候又碰上了中日战争,因此我把它们联想在一起,我的生日根本就是一场延长的逃难而已。中国人又把自己的生日称作母难日,所以我把自己想象成‘茱萸’的孩子。”“茱萸的孩子”,好生动好贴切。看到此,想到自己从小喝着茱萸叶泡过的井水长大,又受过茱萸的救命之恩,何尝不是“茱萸的孩子”呢!相关内容推荐:《中医散文欣赏》甘草,天下谁人不识君


《中医散文欣赏》吴茱萸,重阳相见欢


  前几日,又近重阳节。朋友邀去登山,美其名曰“闲听竹叶曲,浅酌茱萸杯” 。没想到,在山顶,朋友真的带去了酒,一瓶红红的茱萸酒。入口依然是辛、辣、刺鼻,可咽下之后,却犹如一股暖流注入脾胃,半晌之后还有芬芳的醇香在齿间萦绕,绵绵不绝。一杯未完,已经醉了。在他乡,和茱萸以这样的方式肝胆相见,是安慰,也是幸福。相见欢。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