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精亏虚病重时,用熟地黄!
 二维码 47
发表时间:2018-07-11 09:56



  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张锡纯是怎么使用地黄来给大家治病的。


  地黄是一种中药,它有几种制品。第一种叫鲜地黄,鲜地黄是地里挖出来的地黄根,有点白黄色的,里面有汁液,能够清热、凉血、化瘀血、生新血,所以在治疗吐血等等外感病、温病的时候,往往会用到鲜地黄。清朝的时候,很多医家特别擅长使用鲜地黄,现在我们很难买到了。现在药店的服务远不如清代的时候,那时候人家有鲜地黄给你提供。现代保鲜技术强了,我们反而不用鲜地黄了。其实在治疗外感病、温病的时候用鲜地黄特别好,可以一边清热、一边滋阴、一边清除邪气,就托邪外出。因为现在这药不提供了,所以我们不多讲。


  我们平时用的生地比较多,地黄给它弄干了以后叫生地,生地黄是滋阴凉血的,凉血作用很强。把鲜地黄经过九蒸九晒的炮制以后变成熟地,做成熟地干什么呢?熟地和生地不一样,生地是凉血的,药性是凉的;熟地药性偏温,微微有点温性,甘而不苦,张锡纯认为它是滋阴补肾的主药。




  我以前讲过,有些中药说是滋阴的,药性又是温的,比如说枸杞子、山药,我认为它们都是补精的,还包括山萸肉。在滋补肾精里面,我认为,没有其它药能超过熟地的,主要的药就是熟地,其它药就是配合使用的。


  让我们看看张锡纯是怎么认识熟地的。


医案 1



  他认为熟地治阴虚发热,阴虚不能纳气,作喘,痨瘵(zhài)咳嗽(就是结核病,肺结核),肾虚不能漉水,小便短少,积成水肿(肾虚导致的水肿),以及各脏腑阴分虚损者,熟地黄皆能补之。张锡纯认为只要是阴虚,各脏腑阴虚它都能补。补阴是对的,但我认为熟地黄最主要的是补肾精,确实没有其它药能比过它。


  张锡纯年轻的时候清代还没有覆灭,他到天津去应试,考科举,到一个当官的家里面去喝酒。他家有一个女仆人,三十多岁得温病,就是外感的热症,十多天了,病得特别重,病势垂危,到什么程度?当时这人可能觉得要不行了,就想把她抬到外面去,死别死在家里,抬到闲着的房子里,办丧事好办。


  当时还没有抬,吃饭的时候同桌一个朋友叫贾佩卿,一听说你们府上有仆人病这么重,我们张锡纯懂医,张锡纯来给看看,结果这一看什么情况?昼夜泄泻,就是腹泻,白天晚上泻,昏不知人,这人基本上喊她已经不知道答应了,病得非常重了,呼之不应。这人眼睛不动弹,说明病得已经很重了。一摸脉,“数至七至”,脉跳得非常快,一呼一吸之间七至。“按之即无”,一按这个脉就没有了,那么怎么办?


  遂用熟地黄二两,大补肾精,生山药(干山药片)一两,白芍一两,甘草三钱,煎汤一大碗,一点点给她喝,结果喝完这一服药以后,这个患者身体居然就好过来了。


  书里写的是尽剂而愈,也就是说这个药喝下去,这个人就缓过来了,不泄泻了,神情也缓过来了,这个人居然就此好了。


  这了不得,这么重的病这么快就好了?因为张锡纯认症准确,认为她现在没什么邪气了,就是虚的。正气消耗殆尽,所以熟地二两,下去赶快大补肾精,然后生山药补脾,杭芍敛肝、柔肝。这个方子里最主要的药,是熟地黄和山药。过去道家经常把熟地和山药熬在一起,所以道家经常使用熟地黄,但凡和道家有联系的医生,比如陈士铎、傅青主、张景岳,这都是道家学派的,他们都特别擅长使用熟地,尤其明代的张景岳,外号叫“张熟地”,他认为在人虚的时候必须给补足了,这人才能抗邪,所以会使用熟地。




  有时人虚弱得很厉害,看着外表好像是外感病症,外感为什么驱除不掉呢?因为你正气不足,如果看中了这个要害了,把正气补足了,身体自己就开始往外清邪气了。明代的张景岳经常这么用,后世有的医家不理解,说这不把邪气给敛到里面去了吗?不会的,其实有大量病例显示,在人正气不足,尤其肾精不足的时候,感受外邪,还真的要加熟地,把肾精补足以后人才有生机,才有能力抵抗外邪。


  所以这个病例告诉我们,在患这么重的病的时候,正气虚是主要矛盾,邪气可能就剩一点,基本快没了,这个时候如果还清邪的话没用的,赶快把正气补足,这是分清主次。


  熟地的道地药材跟山药都产在河南焦作的温县,大家看这两个药真是一对绝配。我们说温县,古代焦作叫怀庆府,怀庆府产四种道地药材,叫“四大怀药”,在中医里这四大怀药都非常有分量。四大怀药分别是:怀山药、怀地黄、怀菊花、怀牛膝。山药和地黄是其中的两员大将,下面的病例讲的也是这两个药配合的故事。


医案 2


  张锡纯在老家的时候,他们邻村泊庄有一姓高的妇女,这位妇女身体特别弱,“资禀素羸弱”,禀赋不好。这次得了外感的温病,热症,五、六日以后,“痰喘甚剧”,就是咳痰,喘得不得了,有点哮喘的情况。请张锡纯来治,张锡纯治开的方是《金匮》里的小青龙加石膏汤。这方一下去喘顿止,因为这小青龙汤动肾气、抗邪。我们知道有的时候用小青龙,肾气不足的人来用,调动肾中精气来抗邪,如果肾气足的人没有问题,一下就顶出去了,如果肾中精气不足的人,接下来就会产生变症,马上就会出问题,为什么?身体就会有反应了,您看这位患者就是,喘止住是当时的晚上八点多钟就睡觉了,一夜安稳。


  到早上的时候,突然喘又发作了,精神恍惚、心中怔忡,这时候心里面感觉不对了,觉得心都慌了,精神恍惚。再把张锡纯请来一诊脉,“如水上浮麻”,这脉是虚的,飘起来了,“按之即无”,脉一按就没了,“不分至数”,脉跳快到什么时候呢?不分至数在跳,正气欲脱,这个人就要不行了,马上要出变症了。这时候怎么办?张锡纯赶快开方子,他这时候还年轻,意识到问题在这儿,开的方子是熟地黄4两,大补肾精,用干山药片1两,大家看熟地又和山药配起来了。他开了野台参,就是台州党参,野生的。跑了半天药房,就没买到台参,什么参都没有。张锡纯说这样吧,就单用熟地黄和干山药,赶快用这两味药熬水。“一日连进三剂”,一天连着喝了三剂,共用熟地黄12两。各位看看,这个量是非常大的。配上山药来补脾,一个大补肾精,一个来补脾,结果其病竟愈。就这12两熟地黄喝完之后,患者就好了。这说明熟地补肾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立刻把这人正气补足了。


  这种用法在古代经常用,比方说傅青主经常一用熟地就用到我们今天的90克以上,为什么呢?就是量大,一下给他补足了,这个人就能过来,这是我们的经验。其实熟地黄少用力量不是很大,我但凡用熟地黄就是50克以上、60克以上这么用。我们今天用的著名方子——六味地黄丸,六味地黄丸里面最主要的成分就是熟地黄,然后配上山药、山萸肉,来补肝、脾、肾三脏,然后又配点泻的药,一共六味药,其中占绝大多数比例的成分就是熟地黄。所以,熟地黄是补肾精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药,在一些危急的时刻,这个人如果肾精不足的话,我们会用熟地黄。


  通过这个病例,我看到张锡纯没少读古代的书,如果不读古书,你不知道熟地还可以这么用,能用这么大的量,张锡纯一定是读了古人的书以后,心中有所领悟,碰到这位患者,这时候他还年轻,用了以后就把这人一次就治好了。他在这方子的后面写了一个注解,他说,此症应该用来复汤,当时我年轻还没有创造出来复汤。来复汤里面的药包括山萸肉2两,加点龙骨、牡蛎等。


  虽然张锡纯这样讲,但是我觉得存在就是合理,有可能用来复汤有效,但未必有这么快的效果,他一天就把这么重的一个病人治好了,说明这时候用熟地配干山药是合理的。大家记住这个药配,熟地黄配干山药片熬水可以大补脾肾,可以扶住人的正气,对于肾虚、肾精不足的人,这种方法是非常好用的。


  最后,今天给大家推荐的,是河南温县的九蒸九晒熟地黄。温县是地黄的道地产地,种植地黄的垆土地,和种植怀山药的垆土地是同一片土地,所以我过去在考察怀山药的时候,也看过地黄,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现在很少有人懂得九蒸九晒的方法,而多用机器来蒸制,今年我推荐的这批地黄,就是真正的九蒸九晒的熟地,一个流程都不少,整个过程非常费功夫,全部下来要一个月的时间,最终,真的复原了古人所讲的九蒸九晒的工艺。



全部评论(0条)
亲~快来评论噢!
插件代码